仙古武神 第七十七章 擒陆展道人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试剑大会的变故,便因为纪嫣然的出现,有惊无险地化解。

  陆姓女子三人整顿了人马,宣布进入玄剑宗的弟子,剩余未过关的弟子,则是分批下了平顶。

  那些还未死去的血魔傀儡,由林炎出手救治,娴熟的手法,让纪嫣然都是美眸一亮,充满了兴趣。

  修仙界之中也有医术存在,但是如同林炎这般神乎其技的医术却是极为少见。这些活人炼制的血魔傀儡,虽然炼制手法粗糙,但若是修士来救治,基本上只有强行炼化一种方法,费时费力,不像林炎这般直接拔除傀儡体内的控制力量与意志。

  黄姓少年在平顶四周检修阵法,也幸好问心剑阵没有足够的灵气开启,阵基和阵纹没有被纪嫣然强行破坏,让黄姓少年松了口气。

  问心剑大阵在平顶之上存在了数百年,甚至是近千年,一直没有出现大问题,若是阵基和阵纹损坏了,以几人的阵道修为,只怕根本无法修好阵法,只能禀告宗门,让精通阵法的师兄前来此处维修。

  不过,在检查阵法的过程中,黄姓少年发现了一个处于昏迷之中的人,单手将其提了起来,快速朝着陆姓女子行去,道:“师姐,抓到了一个昏迷中的人,也是修士。”

  林炎救完人后,见到黄姓少年手中的人影,快速走了过来,沉声道:“陆展道人。”说着手一动,真气微微吞吐,陆展道人的身影便到了他的手中。

  黄姓少年不自然地搓搓手,有些尴尬地小声吐槽道:“到底谁是修仙者……”一个武者,手段真的完全超过了他这修仙者的想象。

  “陆展道人!”见到陆展道人,程立农忍不住气,径直冲了上来。林炎取了一枚金针,在陆展道人眉心上扎了一针,用真气微微刺激,陆展道人方才慢慢醒转,身子一动,便感觉到全身各处都传来剧痛,顿时惨叫一声。

  “看来隔断阵法的确就是此人操控的。”林炎淡淡地道,“陆展道人,我有话要问你,你若是不老实交代,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说话之时,数枚金针已经扎在了陆展道人身上各处穴位,陆展道人顿时不敢动弹。

  “你想干什么?”陆展道人身子一颤,环顾四周,惊叫道,“你不能对我这样,阴傀宗的高人还在此处,他们要是见到你如此对我,定然不会放过你的!”

  林炎淡淡地笑道:“你还知道阴傀宗的人在此?看来你是昏迷得太快了,不知道发生了一些什么。”他手一招,真气向某一方向冲去,直接将褚平软趴趴的肉身摄到了手中,淡淡地道:“你说的高人,是他?”

  见到半死不活的褚平,陆展道人惊叫道:“褚平?你……你们居然如此大胆,褚平可是阴傀宗外门弟子……你一个区区凡人,也敢如此对他!你不怕阴傀宗找上门吗?”

  “阴傀宗便不怕我玄剑宗找上门吗?”陆姓女子冷声道,“看你这年纪,也不过是炼气八层的修为,想必是某宗门被逐出的弟子,混迹在世俗之中,居然也敢和阴傀宗的人勾结到一起,你莫不是没听说过阴傀宗的名头?”

  察觉到陆姓女子的强横修为,又听陆姓女子说自己来自玄剑宗,陆展道人失声道:“你是玄剑宗的人!”他的脑子渐渐清醒,看到周围围着这么多人,哪还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顿时将褚平和何峰大骂了一遍,什么狗屁大宗门弟子,简直就是个草包!

  骂完之后,见到那么多人气势汹汹地围着自己,陆展道人心中也是一慌,脸上皮笑肉不笑地道:“诸位何必这么逼我,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呵呵……”

  “少说废话。”林炎微微催动真气,陆展道人身子顿时一颤,感觉全身上下有着万蚁噬咬,顿时大叫起来:“我说我说……还请手下留情……”

  林炎停下催动真气,陆展道人这才舒缓一口气,林炎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你若是乖乖配合,我不杀你,说,你和萧千绝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褚平和何峰两人,你们是怎么勾结在一起的?”

  他也是林炎疑惑的地方,这场局,萧千绝向他出手他还能理解,但褚平和何峰两人出现在试剑大会,还布局杀人,其中的动机好理解,但是林炎想不通的是,褚平和何峰两人都是阴傀宗的人,自然听说过玄剑宗大名,也知道大晋是玄剑宗的地盘,他们二人不过是外门弟子,而且按照说法,此二人在外门也不是极为优秀的弟子,他们又是哪里来的胆子,敢将玄剑宗的三位弟子算计进去?

  陆展道人说道:“这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阴傀宗的人,每隔十几年便会有弟子下凡,利用血仆猎取气血炼制血神丹,只不过一直没有人打试剑大会的主意,甚至试剑大会举办的那一两年,会特意绕开,只不过这次来的褚平和何峰胆子太大,说是能参加试剑大会的人,必然是在武功之上有所成就的青年武者,若是将其气血提炼出来,或许可以炼制出药力更强的血神丹,一举突破限制,踏足气动期。”

  “只是他们两个突然这么想的?”林炎淡淡地道,话中不相信的语气展露无遗。陆展道人急忙点点头道:“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哪怕他们有其他的谋划,也不是我这个宗门弃子可以知道的。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两人才是自己人,我和萧千绝只是他们的棋子而已。”

  林炎沉思片刻,淡漠地瞥了他一眼道:“这个问题算你回答出来了。第二个问题,秦浩然是你什么人,能够让你布下程家的局,想要霜儿嫁给秦浩然?”陆展道人看了一眼程飞霜,又怯懦地看了一眼林炎,道:“这……能不说吗?现在程家已经无惧我下的血咒,这个问题没必要了吧。”

  林炎举起剑指,一道真气吞吐而出,陆展道人顿时闭了嘴,转了话锋道:“我说,我说,秦浩然,其实……是我的儿子,当年我游历至秦家,对秦家夫人一见钟情,便用法术迷晕了秦夫人……后来得知秦夫人珠胎暗结,我便知道秦浩然是我的子嗣,便主动上门,借着神仙之说,将浩然收为徒弟。”

  “你倒是风流。”林炎冷笑一声,陆展道人也是老脸一红,这事说出来,即便是以他脸皮的厚度,老脸上都是火辣辣,不敢见人。

  这理由林炎还真有些相信了,这种事情,陆展道人没必要在这种时候隐瞒。

  “凡心未定,怪不得一把年纪还这点修为。”黄姓少年讥讽道。

  “第三个问题,血咒何解?”林炎淡淡地道,“解了血咒,我放了你。”

  陆展道人顿时如临大赦,又看了看身上插满的金针,看着林炎,林炎笑了一声,手一挥,陆展道人身上各处穴位的金针便被收了回去,陆展道人这才可以活动筋骨,嬉皮笑脸地道:“要解这血咒其实不难,我施个法便可。”

  “你最好别玩什么花样。”林炎语气森森,“我想杀你,易如反掌。”

  陆展道人笑道:“不敢不敢。”他心知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林炎现在有着玄剑宗的人撑腰,以他炼气八层的修为,根本无法抗衡,只能硬着头皮掐诀、施法,白光在绽放,程飞霜感觉到身体之中似乎有着一些东西在慢慢消散,但无法感觉到这种东西是什么在什么部位,只是一种冥冥间的感应。

  陆姓女子走到程飞霜跟前,一只手抵在程飞霜肩上,笑道:“她现在的体内没有任何咒法存在。”

  听到陆姓女子确定下来,林炎才放下心来,道:“我的问题问完了,既然你这么配合,那就按照约定,放你一马。”

  陆展道人如临大赦,急忙起身来,拨开人群,迅速跑开,正欲御剑飞走的那一刹那,程飞垣忽然杀了出来,趁着陆展道人不注意,一剑将陆展道人的身子刺穿,陆展道人的身子顿时软了下来,缓缓回过头,目光怨毒地看着林炎,最终溢血,道:“你……你……你出尔……反尔……”

  林炎淡淡地道:“我说我放过你,但没说其他人放过你。”

  “又发现你一个特质,杀伐果断。”黄姓少年竖起了大拇指,笑着道,“可惜了,不然你就是我们的师弟了,不过呢,还是可以交个朋友,我叫黄文轩,玄剑宗外门弟子,至今修炼四载,如今十六岁,炼气九层。那位是赵祺,算是我师兄,不过修炼比较晚,修仙五载,和我一样,这位是我师姐,叫陆凝语,炼气十层巅峰,差一步便可迈入气动期。”

  林炎笑着道:“那便交个朋友,林炎,后天八层武者。”

  “你如今可算是凌霄天宗的人了,迟早算是修士的一员。”黄轩笑着道。

  林炎笑了笑,没有反驳黄轩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