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武神 第六十八章 阴傀宗来袭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程飞垣快步走出大阵,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盘膝而坐的林炎,喟然叹气。幻境之中,若不是想起林炎,只怕他早就被心魔击溃了。他的心魔,便是他自己,是化身为血魔的自己,实力非凡,在一次次战斗中,程飞垣不断失败,但没有放弃,最终以坚韧的毅力,发现了血魔的破绽,一举击溃,这才破阵而出。

  若不是林炎,他做不到这一点。

  昨天,林炎将化身血魔的他轻而易举地制服,这段记忆,让他永生难忘。他本就不服林炎,自是不服输,才一次次倒下重来,才因此克服了心魔。

  “你的武功,究竟到了怎样的地步!”程飞垣内心复杂,站在一旁,暗自叹息。

  唯有面对过化身为血魔的自己,程飞垣才知道血魔的实力有多强大,非极限高手不能战胜,就连极限高手,要想胜过一个血魔,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远远做不到似林炎这般轻松。

  林炎的实力,可想而知。

  整个大阵只剩下了一个秦浩然还在苦苦挣扎,陆姓女子眼眸之中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叹息道:“灵根资质不错,心性差了一些。”双属性灵根的资质,若是能过了这试剑大会,日后仙道成就绝不会低,这般资质,若是被第三关刷掉,那就太可惜了。

  “这般资质,若是过不了阵法被废了,有些浪费了。”赵祺忽然说道,“要不就算他过关吧,撤了阵法。”

  “这般心性,若是踏足仙道,日后成就也是有限。”陆姓女子摇头,道,“第二,宗门规矩不可废,若是轻易开了先河,坏了规矩,这试剑大会也就没有意义了。”

  “看着吧,若是能坚持到大阵结束,也算是过关。”陆姓女子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秦浩然依然在坚持,若是之前还有人觉得秦浩然心性不稳,还有些嘲讽之色,但看到后面,却忽然有些觉得秦浩然心性之坚了。

  在阵中待过的人,才知道这心魔试炼有多可怕,这种幻阵会将试炼者心中最恐惧与害怕的事情放大,或人或物,挑战试炼者心性,战胜心魔,那便是超越了自己,心性会发生蜕变,若是失败了,便会承受痛楚,但只要没有放弃,幻境便会重启,直到心魔被破除为止。

  不停地被死亡一般的痛苦折磨,心性若是不过关,没几次便泄气了,一旦心防失手,心魔便会无限放大,强烈的恐惧便会侵蚀意志,轻则影响武者武功,从此武功停滞不前,重则走火入魔,危及生命。很多武者最多失败数次,便无法承受痛苦,内心失守这才失败,但秦浩然虽然一直被困在幻境中面对心魔,却一直没有放弃,光是这份心性之坚,也足以让人惊叹了。

  萧澈在一旁轻笑,旁人不知秦浩然为何能坚持这么久,他却一清二楚,他与秦浩然的身上都带着仙门宝物,可以降低心魔历练失败之时所带来的痛苦,因此才能让秦浩然坚持这么久。

  若不然,以秦浩然这幅没出息的样子,早就已经心防失守,吐血重伤了。

  时间渐渐流逝,问心剑也越来越虚幻了,察觉到问心剑中的天地灵气越来越稀薄,陆姓女子皱眉道:“这才四个多时辰,为何内部灵气流失这么快?”她想到之前天地异变,问心剑发生了异动,不停颤抖,虽然这种异动很快消失,却也让人很惊异,而这种异动,是在林炎破关而出的时候消失的。

  陆姓女子眼眸低垂,瞥了一眼依然打坐调息的林炎,这个少年处处透露着古怪,竟是让他都有些看不透了。

  “撤阵吧。”少年开口道:“若是灵气都消耗一空,只怕这阵法会受损不少。”

  “嗯。”陆姓女子应了一声,双手掐诀,打出一道法力,没入那问心剑之中,剑身之内发出一道道法力涟漪,化为一道道七彩光霞,逐渐消失不见,问心剑逐渐变得虚幻,不断变小,最终化为四道光束,没入四象石柱中,那笼罩在石柱四周的护盾,也在此刻完全消失不见。

  秦浩然原本扭曲的脸庞逐渐变得平和,大约过了盏茶的功夫,才悠悠醒转,脸色奇差地站起身来,缓缓走了出来,延伸阴郁地瞥了林炎一眼。

  调息之中的林炎,在阵法被撤去的那一瞬间,也缓缓醒转,见到秦浩然望向他的怨毒目光,丝毫不在意,站起身来,朝着程飞霜道:“结束了。”

  “结束了。”程飞霜笑着道,“你这家伙,一出阵就打坐调息,太闷了。”

  “总不能浪费时间。”林炎笑着道,说话之时眼睛瞄着平顶边缘,试剑大会三关都已经结束了,萧千绝若是有后手,在这个时候动手是最明智的。

  “诸位过关者,在此帖上留下名帖。”少年取出一道卷轴,手执铁笔。

  这一次通过三道关卡之人,有着二十三位,少年话一说完,便是有人走了上去,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少年在卷轴上写下那人的名字以及家住地址,然后铁笔一挥,一道毫光将那人的手指划破,一滴血液浮在了空中,慢慢没入了卷轴之上那人的名字之处。

  “法器。”林炎讶然,那看似普通的卷轴和铁笔,都是修仙者所用的法器,不是寻常物件。

  很多过关者都上前留下姓名和家住地址,最后只剩下萧澈、秦浩然和林炎一拨人。

  “我崇尚谦让,你先。”林炎冲着萧澈笑着道。

  萧澈摇摇头,轻笑一声,道:“留名就不必了,今日也拖得足够久了。”

  少年皱着眉头,道:“莫非你不想踏足仙门,入我玄剑宗?”若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萧澈可是身怀单一灵根,虽然只是后天灵根,资质却也不俗了,若是能入玄剑宗,对于宗门未来来说,有利无弊。

  “仙门自是要入,可惜不是玄剑宗。”萧澈淡淡地道,他话音未落,身后的童刹手一动,一道流光飞窜上天,直接绽放开来,形成绚丽的烟花。

  “信号弹?你要做什么?”陆姓女子大惊,这种烟花常作为凡俗中人传递信息所用,但现在萧澈却让人发出了信号弹,其中目的却是让人惊讶。

  萧澈没有回答陆姓女子的话,那平顶四周,忽然传来一阵阵喊杀之声,一道道血气弥漫开来,紧接着无数人影便是冲上了平顶。

  为首一人,身穿黑色劲装,须发半白,眸中闪烁精芒,气度不凡,和萧澈有着几分相像。

  此人曾在林炎的记忆中出现过,曾经的林炎见过一两面,正是大晋的武林盟主,也是武道盟的盟主,当今天下第一的武道高手,萧千绝。

  他曾力压剑魔独孤城,在大晋武林只手遮天二十余年,武学天赋前无古人,武功更是无人能敌,也被号称千百年来唯一能踏足武道神话的高手。

  陆姓女子皱眉,那领头的十多号人她自是不放在眼里,但那些人身后的血影,却是让她大惊,道:“血仆傀儡,阴傀宗的手段。”

  “你这是什么意思?”少年收起纸笔,一道灵光缭绕在身边,是一柄飞掠的飞剑,目光不善地盯着萧澈,后者淡淡地笑道:“如你所见喽。”说话之时,人已经退到了数十丈之外。

  “今天,所有人都跑不掉。”萧千绝冷笑,声音雄浑,笼罩了整个平顶。

  “区区凡人,也敢冒犯我等修仙者吗?”陆姓女子大怒,她来自修仙大派,就算是在玄剑宗之内都是地位尊崇,现在居然被一个凡俗武者威胁,这简直是要反了天了。

  “你们几个,自有人对付。”萧千绝眼睛往天上一扫,两道灰光顿时从远方飞掠过来,周身法力缭绕,化为遁光守护。遁光散去,露出其中的人影,两人一胖一瘦,年纪都在二十二三岁上下,颇为年轻,但一身气息,却和陆姓女子三人相仿。

  “阴傀宗的飞剑。”陆姓女子眼眸定格在那两人脚下的飞剑,这种飞剑是专门用来御空的飞行法器,并非寻常对敌的飞剑,每个宗门都有自己的特色,两人脚下的飞剑,正是修仙界中一个名为阴傀宗的仙道宗门的弟子所特有的飞行法器。

  “陆仙子好眼力。”瘦瘦高高的青年笑着向着陆姓女子施了一礼,笑着道:“在下阴傀宗褚平,这位是我师弟何峰,我二人都是阴傀宗外门弟子。”

  陆姓女子冷笑道:“先不着急自报家门,这大晋武林本就是我玄剑宗的地盘,诸位未经过玄剑门允许,在凡人国度逗留,似乎是不给我玄剑门面子啊。”

  “陆仙子不必这么早就给我师兄弟二人扣帽子,此事不会有人知晓。”褚平眼神一眯,微微笑道。

  少年皱眉,冷声道:“这么大的场面,两位是要灭口了?你可别忘了,我三人接了这任务,自是领了传音玉符的,以我等实力,还不至于在二位手中连传音玉符都用不了吧。而且观两位气息,不过是炼气十层,以这等实力境界,只怕也未必会对我三人产生威胁。”

  他与赵祺都是炼气九层,比陆姓女子要弱一些,但所掌握的法术手段都非比寻常,以褚平二人的境界,还做不到对他们三人一击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