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武神 第六十四章 变异灵根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梨珠的尸首让人去好好安葬了,深潋也让人送去了原楚国的境地安葬,青芫的冤情洗刷干净,一切都尘埃落定。

  空气里有了初夏的气息,玉湖里的芙蕖都半展开了粉嫩的花瓣,满湖岸花红柳绿越发颜色浓郁。

  顾陌寒负手立在窗前,斑驳的阳光洒在他高挺的鼻子上,白皙的肌肤映出一小片阴影,他望着窗牖上挂着的紫水晶风铃,眼神里流露出贪恋的目光。

  一支带着彩色翎羽的小箭嗖的飞来,在窗前直直下落,铃铃铃撞击的紫水晶薄片猛地发出声音,

  “哎呀”小箭落地伴随着一声惊呼。

  彩色翎羽是祈儿的箭矢,顾陌寒挑眉,朝外道:“祈儿,你过来,爹有话问你。”

  千兮一身夏日里的青衣薄衫,乌亮的长发被墨绿的绸带绑着,额头上还挂着几颗汗珠子,他进屋来乖乖跪好,回话道:“爹爹,祈儿不是故意的,是舅爷爷射过来祈儿才用剑挡的。”

  “没问你这。”顾陌寒走了几步,蹲下身来:“祈儿,怕不怕爹爹打你?”

  千兮有点懵,迟疑半饷才点了点头,小声道:“怕”

  “好,那爹爹问你,你知不知道你娘在哪里?”

  “我这祈儿不知道。”千兮低头。

  顾陌寒深吸口气,指了外面道:“好了,你出去吧,好好练功。”

  长生大师站在门口,正好听到了全部谈话,三日前禾漪络身上的毒完全解后,便不告而别。他年纪大了不懂得情啊爱啊的,却也是看得出顾陌寒整天都闷闷不乐的,连带着祈儿都整日里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小心,糟了他爹不满意。

  他将走到门口的孩子又拉回去,边走边道:“络儿心里记挂的无非就是孩子”然后眯了眼凑到顾陌寒耳边:“祈儿知道他娘去了哪里,就看你审不审的出来”

  顾陌寒眼眸一亮,随即又铁青了脸,指着千兮厉声道:“跪下!”

  千兮被唬的一跳,眼巴巴瞅了顾陌寒道:“爹爹,不是祈儿的错啊”

  “让你跪就跪!还敢不听话!”

  顾陌寒声色俱厉,眉眼里都是冷气,长生大师投了个同情的眼光给呆若木鸡的孩子。

  “怎么又发火”千兮垂头低声反驳,却还是照着他爹的话,提起衣摆小将双腿搁在了硬实的地砖上。

  长生大师捋了捋白花花的胡须,宠溺的点点孩子额头:“祈儿,不是舅爷爷不帮你,你那箭能随便乱打的,若伤了你爹怎么办?”

  千兮抬头,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可怜“可祈儿”

  “好了,祈儿,有什么事与你爹说,舅爷爷有点乏了啊”长生大师一摇一晃的出了门。

  “爹爹”

  “闭嘴。”顾陌寒冷着脸走到一旁开始处理事务。

  千兮憋屈的很,忍了半天,眼里的雾气才散。他一大早起来练剑,还没来得及喝口水,看来没有娘亲真的是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顾陌寒时不时挪动竹简的声音,李福过来换茶也是不敢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进来又默默的出去。

  “跪直了,双手背到后面,再敢将手拿到前面,看不打你!”

  千兮没敢吭声,悻悻然将才伸到膝盖处的手缩了回去。

  茶盏换了一杯接一杯,千兮将腿不停的换重心,可时间久了,不论换那一条腿都是疼,每当想要揉揉腿时,他爹就一个凶煞的眼光飞来,简直是苦不堪。

  顾陌寒估摸了时辰,便起身向外走去。

  千兮看他爹出去也没理他,慌了神,忙扯了他爹衣摆哀哀道:“爹爹您去哪里”

  顾陌寒停在门前,盯着他看了半天,突然伸出手揪了他耳朵,微微用力拧了一圈才看着他瘪着嘴要哭的表情道:“小东西,怕疼可不行,爹教你,教你练武,到最后你还不向着爹,爹现在就想拿你出出气,你再疼也给我受着。”说着一手拖了他一手抓了柜子上放着的藤条。

  “来,跪这儿,自己将裤子脱了,双手举起来。”

  千兮瞧着他爹咻咻的挥着藤条,不知所措,只知道木讷的揉耳朵。

  顾陌寒拿藤条照着他胳膊就是几下,嗖嗖的几声划过,入肉的声音闷闷的,他连连抱着胳膊使劲揉,嘴里喊道:“别打这里啊”

  “呵,你还有理了,快点照我说的做!”顾陌寒捏着藤条,嗖嗖又是几下抽过去。

  千兮手忙脚乱的捂了这里又捂哪里,又怕他爹打在脸上,躲闪的模样又怜又傻,“爹爹打人好歹给个理,您这火发的好没道理”

  顾陌寒又提起藤条劈头盖脸抽过去:“想打你就打你,拿你出气你没听明白?你也不用哭着喊着求饶抹眼泪的,今儿个就只管抽你!”

  密密的藤条像一张似的,千兮简直就差抱头鼠窜了,梗了脖子嗷嗷叫,“呃嗷别打脸”

  “脱裤子!”

  千兮扛不住责打,哆嗦着伸手去脱裤子,裤子一落,藤条就长了眼似的全都稳稳咬上他后面光裸的肌肤。

  霎时剧烈的疼痛集中来,藤条携风就抽起一道油皮“喔嗷嗷嗷嗷嗷”千兮大脑一阵空白,嗓子里止不住冒出惨呼,嚎叫着趴到地上,疼的身子直打颤。

  “跪好跪好!手举起来,嚎个什么!”顾陌寒停了手里的东西,用脚踢踢孩子伏在地上的胳膊。

  千兮缓了半天才爬起来,手背轻轻蹭着后面滚烫的肌肤,哑着嗓子可怜兮兮道:“爹爹气还没消么?”

  “没消。”顾陌寒甩出冷梆梆的两个字。

  千兮带了哭腔道:“爹爹能不能不打人啊”

  “嗖嗖嗖”

  “嗷嗷”

  “嗖嗖嗖”

  “喔嗷嗷”

  孩子低低的啜泣惹的顾陌寒心里不是滋味,一把丢了藤条往外走。

  长生大师坐在院子的蔷薇花架下喝酒,朗朗清风徐徐吹过,他胡须轻摆喝的摇头晃脑的。

  “咳咳舅舅”顾陌寒随了禾漪络叫他。

  长生大师闻头也不回道:“怎么,舍不得打了?”

  顾陌寒也过去倒了杯酒喝,“漪络再不回来,孩子怕是要恨我了。”

  “哦?”长生大师瞧着他满脸落寞,笑道:“换做你爹打你,你恨么?”

  顾陌寒拿酒的手一顿,脱口道:“我爹?我哪敢”

  “这不就得了,你们年轻人就爱多想,孩子又打不死,再打也是你儿子,快去,再打几下就该有人忍不住了。”

  千兮一只手揉后面,一只手揉膝盖,跪的腿生疼,坐着屁股又疼,没他爹发话又没胆量站起来,只好胆战心惊的不断瞅着外面,顾陌寒没多会就回来了。

  “爹爹!”千兮眨着亮晶晶的眸子,惶恐的不知觉向后退。

  顾陌寒不可闻的叹口气,若说之前知道孩子瞒着他时心里是气的,可眼下打也打了,孩子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哪有不心疼的。

  “祈儿,爹问你,你娘走时和你说了什么?”

  “说额没说什么”千兮暗自猜测他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可之前答应娘答应的好好的,遂摇了摇头。

  “当真没说什么?”顾陌寒咬牙切齿。

  “没嗷嗷”

  顾陌寒一藤条直接由上而下贯穿整个伤口,千兮大叫着手捂了后面说什么也不拿开了。

  顾陌寒啪啪啪,又快又急的三下全招呼上了他的手,手上肉少,疼的他心尖都是颤的,“嗷嗷嗷我拿开!拿开!别打手!”

  “举起来,捧着这个。”顾陌寒将桌案上的花盆放在他手心:“敢弄掉了,将你手打烂!”

  千兮内心崩溃,害怕的手打颤,哪里还捧的住花盆,顾陌寒每抽一下,他就全身一抖,没几下就大汗淋漓,胳膊酸软麻痛。

  “疼不疼?”顾陌寒用指尖戳戳他臀峰上一块破皮处,疼的他嘴唇都差点咬破,那是他伤的最严重的地方,以为他爹好歹是心疼了,憋回惨叫,捣头如蒜道:“这里最疼”

  “好。”顾陌寒只淡淡一句,藤条便挥的又快又狠,咻咻的专往他刚刚戳的地方抽。

  “啊嗷”急急的几下,抽的千兮长大了嘴,扬起脖子从嗓子眼里冒出小兽一样的惨呼,砰砰砰花盆落地,他脱力跌倒在地上顿时嚎啕大哭

  长生大师拿酒杯的手一抖

  “哇哇爹爹饶命饶命”

  顾陌寒没曾想这么厉害,赶紧放下藤条,“祈儿没事吧!”

  千兮将手伸到后面摸到了一手黏黏的血,看着嫣红的血,吓得脸色苍白:“哇哇哇都流血了爹爹饶命啊饶命”

  顾陌寒给孩子按趴下,拧着眉看他伤势,后面红紫肿胀,肿了一圈起来,却只有刚刚几下打在一处的地方渗出了血,他用的是巧劲,断不会伤了孩子,沉了脸骂道:“就这点出息!”

  亲自动手将花盆移开,给孩子打横按在膝头,用手拍了几下:“爹知道你知道你娘去哪里了,你不说爹可再打了啊。”

  千兮惊魂未定,实在是怕的紧了,最终在他爹的拷打下说了真话:“娘说你们有必要冷静一下便出去散心了哥也知道爹能不能不要这么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