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武神 第五十七章 击退屠东音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正值午后阳光毒辣之时,徽鉴殿外无一丝阴凉,一少年跪在地上,李福徘徊在殿门口不时向外张望。

  “哎呀,君上,您可来了。”李福哆嗦着个胖身子,扭出殿外。

  “嗯”顾陌寒点点头,指了那孩子道:“天越发热了,让那孩子起来。”

  “君上,不必管他。”原池州从里间出来给顾陌寒见了礼又道:“这件事是草民一时大意了,才至人有机可趁,我说过不会参与朝廷之事,现在来与君上说一声,便带那逆子回去。”

  顾陌寒将人拉进殿内:“这件事原也不怪那孩子,若祈儿好好待在宫里也不会闹出这事来。”说着接过李福递过来的茶给他:“原大哥此去路途遥远,何不歇歇再走,好让孤也尽尽地主之宜,且原大哥毕竟有恩与漪络,若就此离去,岂不显得我们夫妻二人不懂礼数。”

  原池州想了想点头道:“也快十年未见漪络了,不知此去还有没有机会再见。”

  殿内的光线十分明亮,顾陌寒连他眼里的一丝忧寂之色也看的分明,便唤来内侍道:“派人去叫王后过来。”说着轻轻落座,对李福说:“去艽柞殿把世子也叫过来。”

  侍卫们都退下后,屋子里稍显气氛诡异,两人说不上关系好坏,但十几年前原池州确实是喜欢过漪络,两人也都心照不宣,只是碍于原池州曾教过漪络武功,便索性拜了他为师,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按理也没什么好介意了。

  于是顾陌寒轻抿了口茶水后,向殿外看看,忧虑道:“原大哥,这孩子也跪了些时辰了,让他起来吧,想必落到贼人手里也吃了不少苦。”

  提起孩子原池州也来了话题,他叹口气道:“君上有所不知,这孩子最是调皮,也不知依了谁,自会了武功便隔三差五没了踪影,我也是老了,他一求饶便心软,这才让他闯了祸,这次若不狠点教训,只怕又安分不了几天。”

  “可不是吗。”顾陌寒将茶杯撂到桌案上,接口道:“孩子们这个年纪都是调皮,不过也是怕疼,孤这个儿子,比起你儿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你看他敢跟孤拧,若是犯了错,孤每次都是打到他怕,下次再犯错时记着疼也就不敢犯了。”

  千兮刚进来就听到他爹说这话,面子上颇有些挂不住,尴尬道:“父王”

  “呵呵”原池州看千兮过来,便笑道:“君上,我瞧着殿下挺乖巧的一孩子,你也舍的下狠手教训啊。”

  顾陌寒一口喝完茶水,打趣道:“有什么下不了狠手,孤教你,下次再打孩子不许他叫,不许他求饶,这样也就不心疼了,再不若就绑起来堵了嘴打,总会是有办法的哈哈”

  原池州也笑了起来:“这倒是好方法。”

  千兮的脸颊处都染上了些许红晕,不自然的往顾陌寒身后退,被顾陌寒一把揪出来:“祈儿,去外面把人叫进来,说孤说的,他不进来,你也不许进来了。”

  千兮赶紧跑了出去,外面太阳虽大,但也不至于这么叫人尴尬。

  顾陌寒和原池州又聊了会后,两个孩子便进来了,阿炔一袭黑袍,黑发利落的用紫色发带绑起,走路一瘸一拐的,眉头都深深搅在一起,想必是跪的久了,腿麻了,他进来费力的给顾陌寒见礼。

  顾陌寒见他如此,挥手道:“别跪了,别跪了,都跪这半天了,孤看你还是好好跪跪你父亲吧。”

  阿炔瞧了瞧他父亲的眼色,原池州却是冷哼一声不看他,他便自觉的垂手站在一边了。

  顾陌寒问道:“原炔,你这几天的记忆全没有了是吗?”

  “是的。”

  顾陌寒点头,朝千兮道:“你听见了,人虽回来了,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在外面都识得了什么人,这次的事情并不简单,你都给父王说清楚了。”

  千兮垂下眼睫,凑了措辞道:“儿臣在外面识得的人颇为多,儿臣也不知是何原因”

  原炔刚准备开口说话,原池州一把将他踢跪到了地上,骂道:“逆子,你也说说你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

  原炔给踢的差点落泪,愤愤的瞪了他爹一眼,委屈道:“我得罪的人可不少”

  原池州恼火,却也是无可奈何,只好对顾陌寒道:“君上,要不待我教训过他后再说这事。”

  千兮瞧阿炔也是神情紧张,忙替他开脱:“父王,这事情也是意料之外,目前还是想想这么做会直接导致的原因,会对何人有利,然后再究其根源。”

  顾陌寒点点头,将碧玉的茶盏捧在手中,陷入沉思,要说仇人,自己的仇人的确不少,可若要算最大的,恐怕就是雁国了,雁国最近几年行事低调,但曾经的耻辱却怕是不能忘的。

  “君上。”外间的侍卫朗声禀报:“公子府里的秦将军带兵包围了天牢。”

  “什么!”顾陌寒和千兮同时回头。

  “说仔细一点。”千兮走过去,衣摆带的风猎猎作响。

  那侍卫单膝跪地:“殿下,秦将军与公子交好,也不知听了谁的挑拨,竟然带兵去劫天牢。”

  千兮眼珠子一转,大步流星出去,脚上蹬的绡金靴子将黑色的地砖踩的咚咚响。

  顾陌寒也拂袖出来,瞧着那侍卫就是方才去叫禾漪络的侍卫,沉声道:“要你去找的娘娘了?”

  “君上恕罪,朝阳宫的宫女说娘娘去天牢看公子了,臣去寻找,却是正好碰见秦将军带兵与看守天牢的守卫争执,娘娘被他们挟持了不过李将军已经带侍卫过去了。”

  “不自量力。”顾陌寒眉眼一厉,对里间的原池州道:“原大哥,你还是先去歇息,孤去看看情况。”

  “好。”原池州点点头,将原炔带回了临时住的地方。

  天牢外一片混乱,红色袍服的禁卫军和蓝色袍服的外将军相互对峙着,禾漪络便站在他们中间,神色慌乱。千兮则双手抱胸看着笑话。

  “君上,您怎么亲自来了。”云枫用手挠挠后脑勺:“也不是多大的事,秦将军要进去看公子,他们不让,起了点小争执。”

  “君上,秦将军可是来势汹汹,连王后都敢挟持,若不是上面有人教唆,他怎么敢。”深潋还是那般清清淡淡的模样,说出的话却是绵里带针,意有所指。

  千兮撩起垂在胸前的发丝,随意道:“父王,您还是亲自问问秦将军吧,这事若公开对谁好。”

  顾陌寒将他们三人一一扫过,定在千兮脸上:“你别参和了,回去。”

  千兮瞧了瞧禾漪络,嘲讽道:“王后娘娘的戏这么精彩,儿臣怎么能不看。”

  “演戏?”顾陌寒反问。

  “父王仔细看,娘娘会武功的人为何傻站在哪儿不走,怕是想为秦将军扣上一顶大帽子,顺带扯上哥吧。”

  深潋敛了敛眸光,又道:“君上,殿下所当真是厉害,不过娘娘若是动手,想必秦将军扣的帽子更大吧。“说罢对千兮道:“敢问殿下这般质疑是何用意?”

  千兮瞪着他不,顾陌寒身边的李福一扯嗓子:“你是什么人,也敢质问我们殿下,还不快退下!”

  深潋抿了抿红唇,盈盈一拜:“是深潋失礼了,还望君上和殿谅深潋对娘娘的一片赤心。”

  顾陌寒之前对深潋印象还不错,当下也没把她的话放在心里,温和道:“难为你与漪络的真情。”说着瞟了千兮一眼,不容置疑道:“回去。”

  千兮执拗:“父王,关于哥的事情,儿臣不走。”

  顾陌寒正欲说什么,忽的听见禾漪络大叫一声,他心里一惊,提气飞掠过去。

  “君上!”对峙的两军这才发现顾陌寒,纷纷丢了剑跪地。

  顾陌寒一甩袖子,喝问道:“怎么回事!”

  “陌寒我想进去看看芫儿”禾漪络端的是楚楚动人,依偎上了顾陌寒身上。

  顾陌寒心底掠过一丝异样,不动声色的推开禾漪络:“秦予,孤知道你与青芫自好,但你现在做的事,你知道公开后会对青芫有多大影响吗?”

  秦予垂头:“君上,臣”

  “陌寒,秦将军无非是为了青芫,他一个粗人能知道什么。”禾漪络说起话来,环佩叮当作响。

  秦予被打断了话也不知说什么,脸色憋的通红,顾陌寒深知这件事不能张扬,若张扬出去了,对青芫定是不利,便说道:“将秦予一干人等先关入地牢,待查清事实再说。”

  云枫和幽株接令后立即行动起来,秦予也未反抗,束手就擒。

  一场可大可小的闹事暂时告一段落,禾漪络却并不甘心,招来深潋,低声道:“去把这件事情传出去,知道的人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