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武神 第五十六章 林炎出手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风穿过冗长的走廊,声音十分清晰,自顾陌寒坐上这北齐国君的位置后,天牢里的犯人少了许多,偌大的牢房,空空荡荡,烛影重重,更添诡异。

  青芫背靠着门外,就着烛光专心看着手中的书简。

  他从小跟着顾陌寒承庭训,骨子里也有些顾陌寒的清冷绝傲,如此处境还能云淡风轻,恍若置身于世外的样子,也让顾陌寒身后一众人等都暗暗佩服其风骨。

  其实顾陌寒打心眼里还是挺喜爱他的,做事沉稳,心思细腻,如果没能找回顾映祈,这王位也打算传与他。

  看着专心致志的人,顾陌寒挥退了后面的侍卫,打开牢门喊道:“青芫。”

  青芫手中书简慌的落地,蹭的站起来道:“君上!您怎么来了?”

  “来给你送饭,听祈儿说牢里饭菜不怎么好。”顾陌寒将食盒放于桌上,眼光瞥到地上的竹简,探究道:“在看什么书?”

  “哦,没什么,随便看的。”青芫将书捡起来反手背到背后,别开话题道:“君上若不嫌弃就坐床上吧青芫每次都是脱了外衣才上床,比凳子上干净”

  顾陌寒闻蹙眉,看了眼黑乎乎的凳子和分不清什么颜色的碗里几根蔫不拉叽的青菜,心底一阵酸涩拥上来,说到底是自己嫡亲的侄儿,且从小看着长大,在心里也可以算是半个儿子了。

  青芫见君上光皱眉不说话以为嫌弃自己的床,于是脱了衣袍铺在凳子上,拱手道:“君上,衣袍里面不脏。”

  顾陌寒一顿,拉过他道:“孤坐床上,你坐着好好吃顿饭,吃完了有话问你。”说着不着痕迹的拿起外袍披在他身上,沉声道:“穿好。”

  青芫不知道君上心里在想什么,这顿饭也吃的格外不自在,心里挂着事情,再好的美味珍馐都吃起来味如嚼蜡。

  “青芫,你哪弄来的这书!”

  猛然的声音吓得青芫条件反射的站起来,恰看到顾陌寒手里拿着他方才看的书,顿时脸一红,尴尬道:“君上别误会,牢里实在是没书,这还是拿束发的簪子与狱卒换的,没曾想是这样的书”

  顾陌寒见他知羞,扬了扬书简,饶有心致道:“方才孤进来时你可是看的很认真,这里面都有些什么道理,讲与孤听听。”

  他素来严厉,对于这类三教九流的野史是明令禁止子弟看的,今日倒是难得没有发火。

  青芫垂头暗自遐想,果然是自己将不久与人世,君上对自己也好了许多,跪地道:“君上恕罪,里面的内容,青芫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顾陌寒扬眉,手中竹简咚的一声丢在他眼前:“照着念。”

  “”青芫低头,里面的内容倒是精彩,只是词句粗犷,多有露骨,毫无文雅之,他怎么好意思开口。

  “怎么,哑巴了?”

  “不是君上息怒,青芫不敢念”青芫头垂的越来越低,他饱读诗书,为人温雅逸致,这书确不是他敢念的。

  顾陌寒盯着他沉默了半饷,倏尔起身斥道:“芫儿,孤费尽心思将你养大,不是让你自甘堕落的!”

  青芫不敢答话,垂头听训。

  “罢了,罢了,孤的一番心思,你全然不解。”顾陌寒痛惜的看着他,两眉深蹙:“咱们说说你,你可知你这般认罪,承的是多大的罪名?”

  青芫低着头自然看不见君上的表情,却也可以听出语气中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味,抬头疑惑的看了一眼君上,小声道:“君上,青芫知道。”

  顾陌寒走到他面前,摸了他头,郑重问道:“芫儿,孤最后问一遍,这件事你到底做没做。”

  青芫脑袋嗡的一声响,心里警铃大作,君上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想杀了我吗,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君上我”

  顾陌寒见他结巴,知道事情定有蹊跷,想他之前没有任何辩解的一口承认才导致现今群臣争议的局面,顿时感觉一股气堵在心口。

  努力压住火气道:“芫儿,孤想你是不是该和祈儿一样挨顿狠打才会听话。”

  “不、不是,君上,青芫那个”青芫局促不安,不知道如何开口,若事情真是自己想多了,那自己怕也是无颜面对君上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真是愧疚的很。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话都不会说了!”顾陌寒严厉呵斥,平白的让人吓得一抖。

  青芫两手握拳,紧咬嘴唇,半饷才道:“不是。”

  “不是!”顾陌寒气急反笑,扬手就是一巴掌:“那你承认干什么!你被陷害了你知不知道!”

  青芫给打的一懵,倒在地上,浑身的伤口炸裂般的疼。

  “说话啊!”顾陌寒见他不说话,抽了他腰间的玉带骂道:“不说话那就打着说!裤子脱了!”

  “君上”青芫被大力带的滚了一圈,闻心里咯噔一跳:“君上若生气尽管打,只是衣服青芫不脱”

  “不脱!那孤叫别人来帮你脱!”顾陌寒作势要喊人,慌的青芫忙抓住他胳膊:“君上青芫自己脱”

  顾陌寒不说话了,冷眼瞧着他将手放在裤腰上。

  “君上,有好消息了!”

  牢外的这声音颇为轻快,却在这气氛下显得及其突兀,看来幽株虽平时稳重,遇到舒心的事也难免情绪激动。

  青芫忙将手收回,略显尴尬的看着顾陌寒,外面幽株看到这一场面,一顿,赶紧退后道:“臣鲁莽了,君上和公子继续。”

  顾陌寒冷着脸将玉带递给青芫:“穿好了,等下再跟你算帐!”

  青芫松了口气,将玉带束好,又恢复了常态。

  顾陌寒这才向外喊道:“什么事,继续说。”

  “禀君上,那人果然沉不住气,就在方才将原家二少爷给放了回去,原池州现在就等在徽鉴殿外,君上您看”

  顾陌寒听后眉头一展:“可有抓住那人什么线索?”

  “那人行动很快,未曾有任何动作,原家二少爷也什么都不记得了,原池州大发脾气,将他绑了跪在殿外。”

  “嗯”顾陌寒点头,又看了跪在地上的青芫一眼,道:“你先去,孤处理件事就去。”

  幽株躬身退去,暗自咋舌这君上是不打心里不平衡了。

  青芫见幽株走了正欲问个究竟,就被顾陌寒几步过来拖了就往床上按,玉带一抽就开始打。

  “啪啪啪啪啪”

  “呃”青芫用去拳头堵住嘴,阻止发出声音。

  不消一会儿就是冷汗直冒了,顾陌寒专拣了一个地方打,大有不出血不换位置的举动。

  打了将近十几下,顾陌寒开始褪他裤子,青芫连连挣扎,又挨了几下狠的,才不甘心的放手。

  “顾青芫,与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孤小时就教过你,你为何不懂!”

  “你知道你给孤带来多少麻烦吗!”

  “不是自己做的事你也敢往身上揽,你胆子还真是大!”

  “不挨打就不听话的东西!”

  顾陌寒说一句话打几下,还是堪堪打在一个位置,青芫满脑袋都是疼,被按着的身子到处挪,却还是逃不过下一鞭子。

  “你还知道疼啊!孤当你连命都不要了,这点疼算什么!”

  “别叫!给孤挺好了,你今儿这屁股必须得烂,再怎么叫都没用!”

  顾陌寒还是那个打法,一条愣肿胀破皮流血再到血肉模糊,毫不手软。

  “呃”青芫是许久未挨顾陌寒的打了,这疼快去了半条命,面子什么的都不重要了,打一下叫一声,越到后面叫的越凄惨,一时整个牢房里都是压抑不住的惨叫声。

  打了将近五六十下,顾陌寒犹不解气,可青芫后面没一处好地,稍一犹豫,一把掀了他衣服,顿时拿玉带的手一僵,迅速将衣服盖好。

  有些颤抖道:“芫儿,他们对你用刑了?”

  青芫头脑还没转过弯,见君上终于停了手,赶紧认错:“君上青芫知道错了”

  顾陌寒叹口气,想抱他起来却是无从下手,只好轻声道:“自己能起来吗?”

  青芫喘着粗气,挣扎着跪好,一张俊脸苍白,眼圈都是红的:“君上”

  顾陌寒打断他的话:“不必说了,孤也是经过大风大浪才走到如今的地步,你不相信孤也情有可原,孤这次打你,只希望你能不再做此等蠢事,你祖母年纪大了,你也替他想想。”说着将他拉起来:“床上躺着,孤替你上药,等会儿孤会派人送你回去养伤。”

  青芫眼眶红的更厉害了,似乎有泪水在里面滢动,慢慢挪去床边,费了老大的劲才爬上去,吭哧道:“青芫都明白”

  “嗯”顾陌寒点头,着手给他抹伤药,看到他背上的烙铁印和鞭痕,一边替他轻轻抹着一边问道:“他们打你,你就任他们打?你是什么身份,怎么如此糊涂。”

  青芫疼的小声shēn yin,更本无暇去说话,待缓过来了才道:“他们都是奉命行事,不怪他们。”

  顾陌寒脸色不太好,闷闷道:“你可是怪孤?”

  青芫后知后觉才发现那话是在说顾陌寒,赶紧摇头道:“没有,青芫不是这个意思嘶啊”因说话太用力,触到伤口,疼的两眼泛泪花。

  “好了,别说话了,好好养伤,在府里禁足一个月。”顾陌寒给他将衣服整理好,又留下几人送他回府,这才踏去了徽鉴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