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武神 第四十六章 血魔消息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黑漆漆的小路上一盏氤氲的宫灯缓缓移动,沙沙的脚步声在寂寥的夜里格外瘆人。

  千兮正靠坐在门上发呆,听闻声响隔着窗纸向外望去,却什么也看不清。

  脚步声停在门前,女子的声音悦耳动听:“千兮”

  “你怎么来了!”千兮嚯的站起身来不觉面红耳赤,还好彼此间隔了一扇门。

  “君上在你寝殿就寝,所有人都去伺候了,我不来谁来啊。”深潋拍窗户:“窗户打开,这么冷你怎么睡的着。”

  深潋将本来就不怎么结实的窗子拍的打开一条缝,外面的寒风更是加了猛料般吹进来,千兮打了个哆嗦,道:“你回去吧,天寒地冻的,我不冷,屋子里不比屋外。”

  深潋将灯笼举在耳旁,从窗户的缝隙里看进去,屋内黑不溜秋的,千兮挺直的站在靠门的方向,看起来倒还真不冷。

  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两人陷入僵局,寂静的夜里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半饷后两人同时开口。

  “千兮”

  “深潋”

  千兮顿住,深潋却呵呵笑着:“你说你会回来看我的,可是你没做到。”

  “我因为战争,所以没能去找你。”千兮有些局促,这么长时间的事还拿出来说。

  “你我终究还是生疏了”沉默了一下又道:“也是,你当然不会明白整天跟在你身后的小姑娘心里想的是什么。”

  “深潋”

  放下灯笼深潋的声音更大了些:“若你能明白就好了,或许不会这样,你明白吗?”

  千兮不知道她为何今天这么奇怪,只好安慰道:“没事,都过去了,现在王后对你也很好,你便将她当做亲人吧,如果如果你不介意也可以叫我哥哥。”

  “你不会明白我的。”深潋说罢将一件毛绒绒的狐皮斗篷塞到窗户缝里便走了。

  千兮将窗户打开给斗篷扯了进来,浑浑噩噩的坐了大半宿。直到早上琉莘拿钥匙过来开门才站了起来。

  琉莘抱了一大堆东西,见了千兮,心疼道:“殿下怎么又和君上闹上了,瞧这多冷的天,这里怎么睡的着”说着拿出暖炉道:“殿下拿着暖手炉捂捂。”

  千兮接过手炉笑道:“没事,君上了?”

  琉莘熟练的打开食盒,道:“君上去上朝了,吩咐奴婢给殿下送吃的。”

  这么好,还让人给自己送吃的,千兮瞟了食盒一眼突然间没了食欲。

  “殿下?”琉莘疑惑。

  “你东西放下吧,我等会吃。”

  “可是君上让殿下吃完了去艽柞殿。”

  去艽柞殿!千兮虽埋怨他爹关他,却终究有些怕他爹的,听了这话更是吃不下去了,摆手道:“我现在就去,你收了吧。”

  “哎殿下!殿下!”琉莘追着大步离去的千兮跑了几步便彻底追不上了。

  艽柞殿离启銮殿不远,就这么点距离还让最近一直倒霉的千兮碰到了青芫。

  青芫来当然不是干别的,瞟了眼千兮大大的黑眼圈,以为他当真昨晚背一夜书了,遂问道:“昨晚上背书了?”

  千兮一个头两个大,简直是欲哭无泪:“哥祈儿昨天晚上太累了就”

  “就没背?”

  低头含糊嗯了一声,青芫当即就板了脸,深剐他一眼,拽了他袖子就走。

  “哥,去哪里!”

  “哥管不了你,让你爹来管你!”

  千兮真要哭了,最近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哥,您别生气啊”顾陌寒的脾气他还是了解的,凡是关于学习方面的,若有半分懈怠必是严惩不贷,这也是他为何从十一岁才开始学习却能赶上同龄人的原因。

  青芫虽然有时严厉,但毕竟是少数,像今天这般去告状也是头一次,他是真被气到了,学到现在还是年前那本,落下了不止一个月的进程,怎能让人不恼火。

  青芫不说话只管往前走,千兮眼见艽柞殿越来越近心急如焚,“哥您以前不这样的啊。”

  “那是我对你太好了,所以你便不听我话了,我想有必要让你吃点苦头!”

  “哥”他真是有苦说不出,若说自己怀疑亲爹,弄了个滴血认亲,估计就不是不背书这么简单了。

  顾陌寒刚好下朝回来,老远就听到两人的对话,寻思着这孩子又犯了什么错求他哥隐瞒。

  “咳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被顾陌寒吓了一跳,青芜虽说是义正辞的说要来告状,可猛地见到顾陌寒却是一时语塞,行了礼并未说话,顾陌寒缓步过来看了两人一眼:“进屋来说。”

  屋内弥漫着淡雅的熏香,因为关了窗户,里间显的有些沉闷。

  “说吧,又有什么错还指望你哥帮你瞒着!”顾陌寒撩衣落座,严厉的看了千兮。

  千兮心内早乱了个七七,被顾陌寒深邃的眼眸盯的不寒而栗,瑟缩一下,又联想到这几日自己都是小心翼翼委屈过活的,不免又起了些怨:“祈儿不想说话。”

  “祈儿!”青芫惊讶的看着旁边紧抿唇角的孩子。

  好在顾陌寒没计较什么,虽眼神有些严厉,但也只是顿了几秒便问青芫道:“好,他既然不想说话,你便替他说。”

  旁边孩子一脸委屈的样子实在叫人无法做这恶人,青芫只叫了声君上便没了下文。

  “父王何时变得对儿臣如此上心了?”千兮替他哥解围。

  顾陌寒有些无力与儿子纠缠了,他现在只想把这孩子好好收拾一顿才能解了心头的不快。

  “顾映祈,跪了,自己掌嘴!”

  “为什么!祈儿没错!”千兮紧了紧放在身侧的双手,目光炯炯的望去他爹那边。

  顾陌寒一挑眉:“以前你说为父不是你爹不能管你,难道现在还不行!”

  千兮被噎的没了话反驳,自己又没骨气敢真的不听爹话,只好跪地缓缓举起右手,啪的一声,不轻不重的打了自己一巴掌,顿时委屈的眼眶都要红了,低了头不说话。

  “谁许你停了,继续!”

  “父王”千兮抬头。

  “嗯?”

  只一声千兮便蔫了,刚才打的右脸,现在又打左脸,不一会儿便轮了好几个轮回,他打的不重,却足以让人感到羞耻,眼眶通红,眼眸里噙的眼泪直打转。

  顾陌寒看了旁边干着急的青芫一眼:“青芫,你再不说,你弟弟的脸可要肿了。”

  青芫连忙跪地:“君上,祈儿他还小难免贪玩些,是青芫没管好他,都是青芫的错。”

  这话一说顾陌寒立马明了,想来就是功课落下了,再扫了眼已经处在爆发边缘的孩子,道:“他本事大的很连孤都管不了他,哪里是你的错,你先回去,没这件事孤也是要收拾他的。”

  “可是”青芫还想什么被顾陌寒打断。

  “你若想看你弟弟再多挨几巴掌便继续说。”

  顾陌寒说到做到,青芫不敢多说了,躬身告退,走时甚至还能感受到旁边挨打的孩子散发的委屈。

  屋子里只剩下父子俩了,没听到允许,千兮还在给自己掌嘴,虽然动作轻的已经像是拍蚊子了。

  “行了,别打了,看你这样子再打下去是不是要和为父动手了?”

  千兮耷拉了头,没说话,只感觉两边脸颊传来阵阵灼热。

  顾陌寒深知儿子又闹脾气了,虽然还跪着,眼神却是倔强,看也不看自己。

  “顾映祈,你没觉着自己半分错?”

  动了动嘴唇,刚想回句嘴,看到顾陌寒从架子上取了根藤条,咬了咬唇道:“也没有不觉得。”

  顾陌寒眉头一皱,喝道:“什么是也没有不觉得。”

  千兮一张小脸通红,眸子里晶亮晶亮的,鼓足勇气道:“祈儿固然做错了,可是父王不应该这般责罚自己”

  嘭!

  顾陌寒一掌打在桌案上:“今儿孤不收服你便枉为人父!跪直!敢叫出声翻倍!”

  嗖啪,藤条在空中划过一道大大的弧线,重重落在底下跪着的孩子身上。

  千兮硬生生受了这一藤条,疼的双拳紧握,牙关紧咬。

  顾陌寒虽然说了不许孩子叫出声,可看到孩子这般隐忍又觉得心中有气:“你说你整天都在干什么!”

  “啪说啊!”

  顾陌寒问的问题着实让人不好回答,难道说吃饭睡觉不成,于是只好闷头受着。

  “说不好了是吧!”顾陌寒给孩子揪到了桌案上摁倒“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不清楚今天就别想说话了!”

  “爹爹祈儿真的没干什么。”

  顾陌寒这火发的有点无厘头,弄的千兮想认错服软也没个方向。

  “没干什么!孤看你一天到晚主意大的很,正经的事不做,尽想些歪点子!”

  解了千兮腰带,将裤子扯到膝弯,用了五分的力抽下去,却还是将千兮抽的恨不得跳起来。

  “啪还敢抽气!”千兮小小的嗯了几声惹的顾陌寒十分不悦。

  啪啪啪啪这几下都是抡圆了胳膊抽上去的,千兮忍的很是幸苦,终于再他爹停手的间隙缓了口气:“爹”

  “闭嘴!”

  顾陌寒说话的同时又加了几分力,千兮一头扎入臂弯,咬了自己的衣袖不吭声了。

  “为父最气你挨几下打就叫个不停!没出息的样子!”

  这话说的够份量,也够气人,说的千兮咻的就抬起了脑袋,鼻头酸酸的:“爹爹尽管打,祈儿若叫一声,打死祈儿便是!”

  “哼!还敢还嘴,爹今日就教训你这倔脾气!再敢回嘴直接打烂你的嘴!”

  顾陌寒使了八分的力抽去,他有分寸将儿子打的疼又不至于伤了儿子。

  千兮倒是真硬气的没出声,只两腿不停发颤,抖啊抖的都快移到桌子尽头了。

  “回来!趴中间!”顾陌寒见他儿子就要掉下桌面了,便厉喝了一声。

  千兮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溜了这么远,听到他爹的呵斥重新趴回原地,眼圈红红,小声说了句:“爹爹轻点”

  顾陌寒只当没听见,又狠狠抽下去。

  “呃嘶”疼的狠了不叫出声来是不可能的,忍了半天还是漏了几声出来。

  顾陌寒蹙眉,抡起胳膊十成力下去,唰唰两声,身下的孩子立马便受不住了,嗯嗯啊啊的叫唤,调转了头,用冰凉的爪子抱了自己胳膊无声哀求。

  啪!一手握了孩子抓了自己的爪子,一手藤条照挥不误,斥道:“还敢求饶!”

  千兮臀部黑紫一片,顾陌寒十成的力给他抽的都见了血,疼的眼泪鼻涕一大把,没了力气,索性抱了他爹的大腿。

  顾陌寒感觉自己衣衫处湿湿的,不紧叹口气,这孩子又在哭。

  “知道疼还敢不听话!”顾陌寒又紧着抽了几下便拉起了千兮,千兮果真是哭的稀里哗啦了,被他爹拉起来羞的低垂着头不敢看他爹。

  顾陌寒丢了藤条,吩咐孩子跪好,又骂道:“把你的眼泪收回去,今儿还没完,爹叫你哭都哭不出来。”

  千兮忍了泪水将裤子提上去,哑声道:“祈儿只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爹爹的孩子而已,祈儿也是没办法才这样,祈儿已经知道错了,祈儿给爹爹下药时就已经很害怕了”

  “你还知道害怕?”顾陌寒抚额:“你若还有个怕的,爹何至于头疼,你固执的认为爹不是你亲爹,爹有什么办法,拿这事来吓吓你,你又还变本加厉闹起脾气来,打你你喊个没完,关你会儿你还生气,你说爹拿你怎么办?”

  说罢顾陌寒叹口气:“爹已经为你娘的事操碎了心,你还这般不听话,功课也不做了,成天的和爹犟,你说打你你冤不冤。”

  千兮吸了口气:“祈儿没想这么多”

  “没想这么多就是你的理由了。”顾陌寒无奈:“去去去,书拿来,爹看你学的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