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武神 第四十二章 完全碾压的速度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是夜,月白风清,梅香暗暗漂浮在空气里,顾陌寒翻个身,望着映在窗上婀娜的白梅枝,竟是难以入眠。

  “来人”顾陌寒睡不着,索性起身。

  守在外面的幽株推门进屋,疑惑道:“主上怎么还未睡?”

  “点灯,孤想去看看漪络。”顾陌寒翻身下床。

  幽株摸索着用火折子点燃蜡烛,看着顾陌寒被蜡烛火光照着的冷峻侧颜,道:“主上,这么晚了,夫人恐怕睡了。”

  顾陌寒坐定床边,突然问道:“你说这世界上有没有一种东西可以让人丧失记忆然后还能强加给人记忆?”

  幽株见他家主子眼神复杂,便道:“主上,属下从未听过还有此等东西。”

  “那这就奇怪了,漪络说祈儿已经不在了,可是祈儿明明好端端的在孤身边。”顾陌寒喃喃道。

  幽株凝眉思索一番,拱手道:“主上,属下说一句话,还请主上恕罪。”

  “说吧,孤不怪你。”

  幽株跪地:“主上不要因为夫人的话而对公子生疑,公子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主上的孩子,还请主上不要难为公子。”

  顾陌寒双眸寒亮,紧盯了幽株道:“你从哪里认为孤难为他了,从头到尾都是他在别扭,孤不过顺水推舟吓吓他!”

  幽株磕头:“主上息怒。”

  顾陌寒沉默了半饷,道:“你起来吧,去查查漪络这些年的行踪。”

  “是,属下这就去。”

  顾陌寒点点头,挥手让他下去,一夜无眠。

  次日清晨,千兮是被小离叫醒,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神色衰败,吓了小离一跳。

  “少爷,你是不是没睡好啊。”

  千兮眼睛也不睁,往被里挪了挪,含糊道:“头疼。”

  小离摸了摸千兮的脑袋,惊呼一声:“少爷,您发热的厉害,小离去告诉大老爷!”

  “别去,我睡睡就好了。”

  “少爷,哪有这么容易好的,我这就去。”说罢就跑。

  千兮一把拉住他:“以后我的事别去麻烦他了,你去给我倒杯水来。”

  小离愣住了,外面的落雨见情势不对,进来道:“公子,主上已经遣人来让您去用膳了,您怎么还不起来?”

  见千兮没说话,小离道:“落雨哥,少爷生病了,还不让我去找大老爷。”

  落雨过去跪坐在床边道:“公子,您又有什么事想不开赌气了?”

  “去和他说,我不舒服,不去吃了。”千兮将被子拉至脖颈处,又闭上了眼睛。

  落雨哪里放心,遣了个小厮前去,自己则跑去给他家殿下找吃的去了。

  每曾想都是些下人吃的饭菜,只好无功而返,回来时,便看着屋子外立着一个姑娘。

  “你过来做什么?”落雨很没好气,因为这姑娘便是跟着禾漪络过来的姑娘。

  “我是过来看看公子的。”姑娘说话温柔,且手上还端了盘精致的糕点,全都是他家主子爱吃的。

  “那进来吧。”落雨打开门喊道:“公子,有人来看你了。”

  千兮翻过身子,见那姑娘盈盈下拜:“深潋见过公子。”

  千兮猛地坐起:“深潋?”

  深潋抬头,湖蓝的对襟衣衫,素白的烟纱石榴裙,长及膝弯的青丝用两枚玉簪一左一右的固定住,清丽的容颜,没了幼时的稚嫩,现下出落的越发水灵。

  儿时一别至今已五年有余,犹记得才分开时的朝夕盼望,可时过境迁,当年的孩子都已长大,曾经的懵懂,也已在漫漫岁月中磨去。深潋此时纵有万般语,也被自己如今的处地给压下,唯余一双清烟般惆怅的眸子写满惊讶:“千兮,你怎么在这里!”

  千兮瞧她神色飞速变化,时而惊喜时而哀怨,以为她定然一如儿时撒娇痴缠一番,没曾想说出这话,着实生疏不少,压下心里疑惑,靠在床头,道:“此事说来话长,改日与你细说,你怎么回事?”

  深潋脸色一白,倏尔又坦然道:“我爹爹三年前病逝了,二娘卷了所有财产走了,我走投无路正好碰见夫人,她便收养了我。”

  千兮愣住,曾经的大xiǎo 激ě遭遇家变才变的如此么,可他没想过,是人总会变的,譬如他也变了。

  “这个二娘,太可气了!”落雨抢话气愤道。

  千兮鄙视的看他一眼,深潋则笑道:“都过去许多年了,我现在过的很好,如果和她们住一起,兴许没这么好。”说完将手里的糕点递给千兮:“吃吧,你爹特意给你挑的。”

  千兮接过,用手拨了拨糕点,道:“我爹怎么说?”

  “这孩子一到冬天就以各种理由起不来床,赏他一盘糕点已算格外开恩了。”深潋有模有样的学着顾陌寒的话,说完笑道:“哎,你怎么这么无赖啊。”

  千兮尴尬:“你别听我爹瞎说。”

  小离道:“深潋xiǎo 激ě,少爷当真发热了。”

  深潋收起笑颜,一手托住宽大的袖笼,一手伸去千兮额间,眉尖越蹙越紧,“怎么不找大夫来。”

  “我这就去。”落雨撒腿就走。

  “站住!谁允你去了!”千兮厉声喝道。

  “公子”落雨无奈了,他家公子脾气上来他也没办法,只好又回来垂手站在床前。

  千兮瞧着落雨回来了才对深潋道:“深潋,你先回去吧,我想再睡会儿,这事你别告诉我爹了。”

  深潋抿了红唇,浅褐色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了千兮:“你烧糊涂了不是?”

  千兮凑到她耳边道:“你跟着夫人,便该知道她唯一的孩子已经死了,所以我不是他们亲生的。”

  温热的气息落在深潋耳后,她先是耳根一红,接着便是一瞬间的失神,千兮疑惑的看着她:“想什么了?”

  “哦那个,你也不要太难过,我突然想起夫人要我给你送了糕点顺便给她摘几束梅花,我会帮你保密的,你好好休息”然后又起身到书桌前执笔写了些东西递给落雨:“你拿这个去抓药,前日里夫人得了伤寒,大夫便开的这副方子。”

  见落雨连连点头,深潋这才回去了。

  千兮一躺便躺到了晚上,其间顾陌寒也没来看他,直到晚间千兮咳嗽的越发厉害了起来,落雨才违了他主子的命,匆匆跑去找顾陌寒。

  顾陌寒彼时正在和禾漪络说着什么,听了落雨说的,当即阴沉了脸,与漪络说了一声,便来了千兮房里。

  小离正在劝千兮喝药,千兮嫌苦喝了一口还给吐了出来。

  顾陌寒上前接过碗,然后探了孩子体温,沉声道:“请大夫了吗?”

  小离摇头,顾陌寒猛的将碗一摔,药渣四溅,“那吃的什么药!”

  房里人俱是一抖,千兮被吓的话都不敢说了。

  “说!为什么现在才和我说,他傻你们也傻?!”顾陌寒指了落雨,落雨跪地连连磕头:“主上息怒。”

  顾陌寒也不跟他们废话,朝外喊道:“来人!”

  立即几个侍卫进来,抱拳道:“主上。”

  “去请大夫来,还有把他们拖出去一人四十打板!”

  “是”侍卫领命就要来抓落雨和小离。

  “住手!”千兮忙爬下床跪在顾陌寒脚边“爹爹,不管他们的事,咳咳是祈儿的错咳咳”

  顾陌寒一把揪了孩子摔到床上:“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床上!”

  “爹爹,咳祈儿没事,怎敢麻烦爹爹”千兮抱了被子,跪在床上。

  若说刚刚顾陌寒是一时气急,现下就是怒火攻心了,吼道:“还不带下去!”

  “爹爹!不要!”千兮要下来,被顾陌寒拦住。

  不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责打声“啊啊”小离没挨过狠打,挨了一下就哀嚎不止。

  千兮怎么忍心,本就是他的错,顾陌寒明明是迁怒,光着脚下了床:“爹爹要打打祈儿好了!”

  顾陌寒侧头道:“你不是我儿子,我不打你。”

  千兮顿了下,又赶紧求他爹:“爹爹!咳咳祈儿那时是口不择,就算祈儿不是您儿子,您也是可以打的!咳咳爹爹打吧,放了他们!”

  “你许我打我才能打!顾映祈,你哪里来的道理!给我滚床上去!下次再这般拿自己身体赌气,就不是只打他们了!”

  千兮哪里肯听话,跪在地上不动,屋里虽有暖炉,可毕竟是冬天,他又习惯只穿一件亵衣睡觉,现下又是咳又是抖的。

  顾陌寒上前就揪他耳朵,直给他揪到床边,千兮给揪的眼泪唰唰直流也不敢吭声。

  “滚上去!我不想说第二遍!”

  “爹爹饶了他们吧”千兮还倔在床边,爪子摸了发烫的耳朵,眼泪婆娑的看着他爹。

  顾陌寒深吸一口气,朝外道:“行了,放了他们!”

  千兮这才爬上床,拥了被子还在抖。

  “主上,大夫请来了。”门口侍卫道。

  顾陌寒回头,对那老大夫指了千兮道:“劳烦老先生了。”

  大夫给千兮诊脉,然后开了一大堆药,又嘱咐了顾陌寒半天才走。

  大夫一走,顾陌寒便命人去煎药,待回头时,千兮还在抖。

  顾陌寒从旁边柜子里又拿出条棉被盖在孩子身上,坐在床边道:“拿自己身体威胁为父,你能耐啊!”

  “祈儿没有”

  “还犟嘴!罚你自己掌嘴!”

  千兮赶紧认错:“祈儿错了爹爹别罚”

  顾陌寒冷哼一声,道:“你生病了不告诉为父也不请大夫,你自己说个听的过去的理由。”

  千兮垂眸:“祈儿怕麻烦爹爹”

  顾陌寒手一伸便揪了千兮还在发烫的耳朵。

  “嘶呃”千兮疼的闷哼。

  顾陌寒没放手,千兮不敢动,泪水将枕头都打湿了。

  僵持了半饷,孩子哭的越来越大声,手攀着顾陌寒的手,喊道:“疼爹爹再揪就掉了”

  “哼打你手,手就要废了,揪你耳朵,耳朵就要掉了,你倒是跟为父说说,还有什么理由!”顾陌寒手下又加了几分力。

  “啊啊真真要掉了!爹爹!饶了祈儿!”千兮双手都攀上顾陌寒的大手。

  顾陌寒这才放手,给孩子将被子又紧了紧,打掉摸耳朵的手,给塞进被子里,道:“以前不见你怕麻烦为父,现在到怕起来了,还真是猪脑子,什么事不想清楚就妄下定论!”

  千兮被骂的莫名其妙,他承认自己有点赌气的意味,想看看顾陌寒还会不会疼自己,可是这番话骂的却是没头没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