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武神 第四十一章 激将法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幽幽暗香浸染过窗户,馥郁的馨香萦绕屋内,千兮向着窗子走去,窗户没有锁,轻轻一推便开了,皑皑白雪,繁华似锦,寒凉中透着沁人心脾的香味。

  梅林中,蜿蜒小路,积雪上印着一串脚印,远处有咯吱咯吱的踩雪声传来,步调轻而快,千兮侧耳聆听。

  女子尖细的嗓音,含着不平道:“夫人也不知怎么了,饭桌上竟只字未提小公子,倒对那不知底细的姑娘嘘寒问暖的。”

  另一个声音略略柔和些:“你还别说,我瞧着夫人就有些怪。”

  接着两人悉悉索索的耳语,千兮听不真切,索性进了里间躺床上去了,冷风不断的从窗口灌入,使的他头脑一片清明,心里暗暗思索,夫人记不清楚往事,却是记得他儿子死了,自己做了爹爹五年的儿子,见过的人都说自己长的像爹爹娘亲,世上哪有如此巧合之事,莫不是夫人是假的

  被心里这一想法吓了一跳,揉了揉额头,自嘲道,爹爹和夫人在一起这么久都没说什么,自己才刚见一面,怎么冒出这种想法,夫人自是真的,那自己这个儿子便是假的了,眉头深蹙,黯然的扶了床柱子坐起,不紧悲从中来。

  “公子,公子!”

  落雨的大嗓门,人还没穿过梅林,声音就稳稳传到千兮耳里。

  千兮正兀自黯然神伤,听到这颇有些不服气的声音,纳闷道:“发生什么事了?”

  “公子,太气人了,您在这儿被关着挨饿,前厅里那女子花巧语,骗的主上将随身佩戴多年的古玉都赏她了!”落雨站定在窗前,义愤填膺,不满情绪溢于表。

  站在他旁边的小离也忧心道:“少爷,您认认错吧,小离看大老爷对那姑娘十分喜爱,用膳完毕和夫人散步还带了她。”

  千兮虽感慨这女子究竟是何模样,今儿听的全是对她的议论,不过终究内心难过,不想过多了解,只吩咐着:“落雨,你且将绿绮拿来给我。”

  “公子,您还有闲心弹琴!”末了又小心问道:“公子,您是不是心情不好?”

  跟在千兮身边这么多年也不是白跟的,他家公子只有心情大好,或者是心情不好才会抚琴,如今这境地还能心情好不成。

  “哪里这么多话,你家公子没吃早膳没吃午膳,心情能好吗,还不去拿!”千兮随便扯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现在他还不想告诉任何人他的心中所想。

  落雨转身去拿琴,小离往前走了几步,贴了窗户道:“少爷,夫人不记得少爷了,小离知道少爷心里不开心,但是少爷也不能在这里伤心啊,大老爷心情可能也不好,少爷便别在倔了。”

  千兮心里苦笑,哪里是记不记得的问题,分明是亲不亲生的问题,但也不好如何说,只轻抿薄唇,眼光瞟向屋外,突地严肃起来。

  “少爷?”小离惊讶的叫着,顺了千兮的目光望去。

  层层白梅间,顾陌寒的身影若隐若现,小离赶紧沿着长廊跑了,因为顾陌寒之前是吩咐过谁也不许过来看千兮的。

  顾陌寒是孤身一人过来的,长长黑裘披风随风拖曳在脚踝处,行走沉稳,步伐矫健,其实他将孩子锁在屋子里也是一时气急,现下想来,孩子早膳没吃,午膳也没吃,加上屋子里没有暖炉,想来现在定是熬的很幸苦。

  千兮瞧他爹一脸严肃的样子没来由的就害怕,一时不知道该站还是该坐,直到们吱呀一声打来,瑟缩一下,结巴道:“您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顾陌寒听他这么称呼,眉头一皱,知道他还在耍脾气,于是将手中的食盒递给他,紧盯了他,没好气道:“怎么,不希望为父过来给你送吃的,还是说你希望一直被关着挨饿?”

  千兮赶紧接过食盒:“不不是,祈儿是说您您不是陪夫人散步去了吗?”

  “哦有人给你送过吃的了,看来为父送的是多余了。”顾陌寒斜了一眼低眉顺目站立的孩子,另一只手去拿食盒。

  千兮怎么肯,双手握着食盒不放手,咬牙道:“落雨来过,但是没有送吃的”

  顾陌寒没理他的话,瞧了他紧紧握着食盒的手,不轻不重道:“怎么?要和为父抢东西?”

  千兮眼睛一酸,顾陌寒一口一个为父,可是自己都没叫他爹,终归养了自己多年,这多年来的悉心教导,岂是能说忘就忘的,噗通一声跪下,哽咽道:“祈儿祈儿错了”

  顾陌寒听他这么说才没再追究他,一撩衣摆坐上主位,道:“既然知道错了,那说说今天是在闹的什么脾气?”

  千兮垂头,半饷不说话,顾陌寒瞧着他黯然的神色,心里蓦的难过,他岂会不知道孩子为什么伤心,不过他既然当初带他回宫,就有十足的把握证明这是他儿子,虽然漪络一口断定儿子不在了,但其中定有误会,也就小孩子脾气倔,一点头脑都没有,遂厉声道:“看样子你是不打算认我了!”

  千兮被吼的一抖,抬起泪眼道:“祈儿祈儿身上没有夫人说的刻字祈儿不是您的儿子何纁i xi蝗稀?br >

  顾陌寒双手握拳,极力忍了怒火,这孩子当真是钻进这牛角尖里去了,真不知这几年对他的教导都到哪里去了。

  “跪过来点!”顾陌寒向孩子招了招手。

  千兮犹豫,他害怕,不敢过去,今天他挨的打可都是实打实的,哪能有说不怕的。

  顾陌寒看他一副惊慌失措,魂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他怕什么,轻轻拢了拢袖口,看也不看他,淡淡道:“你就这么怕我?”

  千兮垂头,两只手在袖子里绞啊绞,支支吾吾道:“祈祈儿不怕,只是祈儿想留在您身边”罢了膝行过来给顾陌寒捶腿,要多殷勤有多殷勤。

  顾陌寒暗笑,非常满意儿子的行为,带了笑意的眸子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儿,柔顺有光泽的乌发垂在月白的袍子上,嘴唇轻抿,两只小手拿捏的十分到位。

  半饷顾陌寒道:“那好,我就留你在我身边,不过你要是再敢不听话,为父就不要你了。”

  千兮连连点头,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祈儿我可以自称祈儿吗?”

  顾陌寒点点头,也不戳破儿子,这孩子妄自菲薄,凡事不用脑子思考,就当罚他,看他何时能醒悟过来。

  “主主上是不是啊”千兮刚说一句就被顾陌寒打了,趴在顾陌寒腿上不敢抬头。

  “什么主上?”顾陌寒听的恼火,他可以不认儿子,哪有儿子不认父亲的。

  “爹爹”

  “好了,起来吃饭,没有哪一天不让人省心的。”

  千兮起来抱了食盒,又担忧道:“爹爹,祈儿这么喊您,若让夫人听见了,是不是会使你们感情不好”

  “吃你的饭,不该想的事情不要想。”顾陌寒干脆利落,拍了拍床道:“趴上去。”

  千兮一口饭还没咽进去,闻道:“爹爹祈儿不是您的儿子,您不能这么打祈儿”

  顾陌寒一挑眉,手指叩了桌面,咬牙道:“是吗?”

  千兮点头:“是的,只有父亲才可以这么教训儿子。”

  “好,我不打你了,我叫落雨来给你上药。”顾陌寒顿了下,笑道。

  千兮赶紧摇头:“爹爹不用了,我自己来上药。”

  顾陌寒瞧他一眼可怜样,又道:“行了,趴上去,给你上最后一次药,以后若不是我儿子,我可不会给他上药了。”

  千兮闷闷的扒了两口饭,心里很不是滋味,恰落雨抱了琴过来,看见屋子里的顾陌寒吓得跪地道:“主上!”

  顾陌寒摆摆手示意他下去,落雨将琴奉给顾陌寒,又多看了两眼千兮,这才退下去。

  顾陌寒摸了琴身,喊道:“祈儿”

  千兮抬头:“嗯”

  “这琴当真是你娘给你留的?”

  千兮顿了顿,黯然道:“是的,娘让我了去巫山顶取的,现在也不知道谁是我娘了”

  巫山顶,自己也是在巫山顶取的断簪,漪络将琴留给孩子又怎么会觉得孩子不在了,若说漪络是冒充的,也不可能,自己与漪络在清水镇第一次相遇没几人知道,祈儿这孩子也必定是自己与漪络的孩子,到底这其中发生了什么,顾陌寒抱着琴暗自思索。

  千兮见他爹想的出神,也乐的自在,大口大口的吃饭,直到食盒已经见底,才从怀里拿了帕子擦了擦嘴,将食盒丢在桌上,回头刚好与顾陌寒的眸子对上,千兮咯噔一跳,抹了抹嘴:“爹爹怎么这个眼神看我?”

  顾陌寒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又拍了拍床道:“快点趴上来!”

  千兮这才爬上床,拥了枕头,闷声道:“爹爹可不要打祈儿。”

  顾陌寒无奈的摇摇头,拿出药膏轻轻给孩子抹着,脑海却是飞转,一向聪明如他,现在也是想不出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