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武神 第三十一章 雍州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哥哥,慢点!”青芫一路拉扯了千兮回到青芜住的紫霄宫。

  忍了怒气道,“你知道你这样一声不说的出去有多危险吗?堂堂世子殿下出门只带一个侍卫,你当真是胆子大啊!”

  “哥哥怎么知道祈儿出去了?”千兮低了头嘟囔道。

  “哥哥怎么不知道!你大早上张扬的拿着世子令牌出宫,身边还只带了一个侍卫!哥哥能不知道!”青芫这般温雅的人也是着实恼火了,吼出的声音吓了孩子一跳。

  “哥哥”

  “若你出了事,你让你父王怎么办,你父王就你一个儿子,你有为他考虑吗?还有你若想出去和哥哥说啊!撒什么谎!”

  青芫越说越气,拿了桌案上的戒尺就挥向了孩子,孩子伸手一挡,咚的一声闷响,戒尺脱离手掉到了地上。

  “嘶哥哥想疼死”突然发现地上的戒尺,愣的住了口,立马辩驳道:“哥哥,祈儿不是故”

  “闭嘴!”青芫弯腰捡起尺子,然后看也不看千兮一眼,转身抱了摞书简,坐在桌案前看起书来。

  他不说话,千兮自然也不敢说什么。

  于是,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青芫的书简也看了一卷接一卷,千兮靠着门楣,稍稍动了动站的麻木的双腿,心内有点发怵,毕竟是自己做错了,可又有点委屈,平时哥哥都看起来温温雅雅的,怎么今天看起来凶巴巴的,心内暗道,不就跑出去玩被抓现行了嘛,凶什么凶啊。

  心内诽谤了许久,脚底的酸麻一阵阵传上来,似乎再站脚就要断了,只好委屈的叫了声:“哥哥。”

  没理他,再接再厉:“哥哥”

  青芫总算抬头看了他一眼,“错哪儿了。”

  低头小声道:“不该出去玩”

  “哥哥是不是管不得你?”青芫双眼直视了孩子。

  “不是哥哥祈儿疼”千兮越发委屈。

  “不疼能让尊贵的世子殿下反省出错误!”青芫将书简拂至一旁,明显的更生气了,他不是那种轻易会生气之人,可眼下这个弟弟却实在是让他气的不行。

  千兮听见青芫这么说,连忙跪下“哥哥别这么叫。”

  青芫扭头,冷哼一声:“殿下还是快起来,青芫不才,管不了你。”

  千兮惊的抬头,撞见了青芫的眸子,平时看见的青芫都是处事不惊,一派稳重的样子,如今生起气来眉毛上扬,倒也可爱。

  遂也就起了无赖的性子“哥哥尽管叫着舒服,祈儿就跪着不起来了,反正哥哥若不原谅祈儿,父王回来也饶不了祈儿,大不了打死祈儿让哥哥解气罢了。”

  青芫又拂走一卷竹简,以手支额,眼神却是斜视了孩子。

  孩子立即低头做出一副诚恳认错的模样,用手揪了青芫落在地上的衣摆。

  青芫不为所动,强行抽走衣摆,将眼光又落在了新打开的书简上。

  千兮自认为自己已经装的很可怜了,可是青芫竟然还不心软,哥哥怎么这么小气,膝行几步,将两只手摊在青芫面前,看了青芫道:“哥哥别生气了,祈儿任凭处置”语气已然带了分鼻音。

  青芫眼神一暗,哭了,抬了狭长的眸子紧盯了孩子,孩子见到青芫投来的目光,赶紧拿过一旁的戒尺,照着顾陌寒教的规矩,乖乖奉了请罚。

  窗格处有阳光投射到孩子白净的脸上,或明或暗的视线,让孩子看起来异常乖巧。

  青芫垂眸,暗叹一声,接过尺子迅速的抽上了孩子还略显微红的手。

  “呃”孩子闷哼,手迅速缩了回去,在看到青芫若有所思的样子后,又将缩回的手伸了出来,咬了下唇,眼眸带泪。

  青芜看的心里一软,“觉的委屈?”

  “嗯”孩子点点头。

  “趴这儿来。”青芫指指桌案。

  “哥哥”

  “哥哥告诉你该不该委屈。”

  千兮抿了抿唇,趴在桌案上,小脸抵在冰凉的竹简上,青芫拂过竹简,上手揪孩子腰带,惊的千兮回头“哥哥,祈儿都这么大了,哥哥不要这样打”

  “趴好,你该担心的是挨不挨的住,不是担心这个!”青芫不由分说的扯了裤子,没给孩子思考的机会啪的就抽上去了。

  边打边说:“出去玩可以,但是要告诉你父王,或者是哥哥!”

  “啊轻轻点”孩子旧伤未愈,屁股还是有些肿,这么打格外疼。

  青芫没管他的嚎叫,用手按紧了他的背,又抽下一记:“听清楚了吗?”

  “啊听清楚了”孩子眼泪水哗哗流。

  啪啪“哭的什么,才打了几下,有本领跑出去玩,还没本领挨打了!”说罢又是几记兜风抽下。

  孩子屁股抽搐,咬了手臂深吸一口气道:“祈儿知错了”

  啪啪啪“打几下就认识到错误了,你也太快了吧。”

  “嗷呜真的疼呜”

  啪啪啪“撒谎的本领越来越高了啊,等你父王回来指不定怎么抽你!”

  “嗷呜祈祈儿没有说谎”孩子腿不由自主的蹬上来。

  青芫给他压下去,又是狠抽几记“还没说谎!你去祖母那儿了吗?”

  “啊啊没没去祈儿祈儿说的是真的疼”

  青芫一脸黑线。啪啪啪“哥哥当然知道你真的疼,哥哥问你以后还敢不敢撒谎!”

  “呃不敢了”

  啪啪啪啪啪“还敢不敢私自偷偷跑出去!”青芫加了分劲抽上去,疼的孩子腿脚乱蹬。

  “哇啊疼疼啊呜呜”

  啪啪“还敢不敢了!”

  “不不敢了呜呜”

  青芫这才放下尺子将孩子扶起来,“认识错误最好,下次再这样,哥哥就告诉你父王,让你父王罚你了!”

  孩子哭的哽咽,闻含糊不清道:“呜呜哥哥不要告诉父王”

  青芫无奈,“好了好了,哥哥不告诉君上,来,哥哥给你上药。”说罢又压下孩子,孩子屁股青紫肿胀,一碰就止不住哭了喊疼。

  “肿的这么厉害”青芫喃喃道,

  “呜呜父王之前打的还没好,哥哥就使劲打”小家伙已经止不住委屈痛哭了。

  “谁让你一天到晚不省心,君上不在宫里,你就无法无天了啊!”青芫轻轻揉着孩子的伤处。

  千兮觉的不那么疼了,止了哭声道:“哥哥擦药比父王擦的舒服多了。”

  青芫失笑:“那以后哥哥给你擦药。”

  孩子点点头,哭闹了好久也是累惨了,上好药不一会儿就沉沉进入梦乡。

  这一觉睡了许久,在青芫宫里用过晚膳,回宫已经是夜幕降临了。

  远远的就看到宫门口站了个人,待走近才发现是桌莎,千兮心内暗想,她怎么来了。

  一袭táo sè长裙,青丝用金簪插了满头,步摇落下的珠子垂在扑满粉红的两腮处,看起来比抚琴那日更显妖娆妩媚。

  千兮还没说话便见她迎上前来,步态婀娜,行过处满是香风,惊喜道:“世子回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千兮疑惑道。

  卓莎装作不经意的摸了摸头发,铃铛脆响,眼含媚态“那日的事,想想还是我的不对,这不过来给你道歉了嘛。”

  千兮瞧她一脸愧色,以为她是真的以为是她错了,遂抿嘴笑笑:“美人重了,映祈那日是有错,美人不必愧疚。”

  “殿下。”琉莘从长廊另一端过来,喊了千兮。

  千兮刚准备过去,卓莎挡住他道:“世子,不邀我进去坐坐吗?”

  千兮只觉一阵香风扑鼻,赶紧让开道:“天色不早了,美人还是早些回宫吧。”

  琉莘过来对着卓莎福了福身子,然后道:“殿下,夫人送来了好些吃的,说要等殿下回来一起吃。”

  “吃的?”千兮拉过琉莘耳语道:“她什么时候来的?”

  琉莘小声道:“来了有些时候了,见殿下不在宫内,等到了这时候。”

  卓莎见二人耳语,便笑道:“我不过是表达歉意罢了,世子无论如何也要吃了。”

  千兮这才抬头道:“那就多谢美人了。”

  “呵呵都是自家人,还有什么好谢的。”卓莎掩面笑道,手腕处的铃铛也跟着发出悦耳的响声。

  千兮心内一阵反感,谁跟你是自家人了,摇了摇头,抬腿踏进屋内,却料卓莎更先一步踏了进去,笑道:“这都是我自己的手艺,世子快来尝尝吧。”

  铺了精致刺花桌布的八角桌上摆满了形形的糕点果脯,一入屋内,甜香扑鼻,不同卓莎身上的香味,这香味闻着便让人大动食欲。

  千兮心内馋虫跳动,也没管卓莎,吃了起来。卓莎在一旁笑颜如花,心里暗自开心。

  自这之后的几天里卓莎日日都找着借口来启銮殿里,还帮着千兮瞒天过海的跑出宫去找拂翌玩,千兮对他的成见也消了个彻底

  这日阳光依旧明媚,集市上正在上演一场如火如荼的表演。

  四周人山人海,叫好声不断,千兮正抱着绿绮准备回宫,听到声音,不紧向里望望,人很多,只能依稀看到女子的长衣袖时不时翻飞至空中。

  接着便是一阵铃铛的空灵声,无比熟悉的调子,千兮好奇的挤到前面去看,那女子仿佛认定了千兮,袖子专门往他身上飞,眼见四周的人都用敌视的眼光望着他,赶紧丢了一锭银子准备返身就走。

  那女子却用袖子缠住了他,娇声道:“小官人,别走,奴家已经是你的人了。”

  顿时四周议论声乍起,看热闹的人自发的将千兮挤给那姑娘,姑娘满面含春,对了千兮盈盈一拜:“奴家迎春,请官人喝了这杯酒。”

  千兮被挤的晕乎乎的,只听四周人七嘴八舌的议论道,这人运气好啊,迎春姑娘头一次卖身,竟相中了他,瞧这小身板,啧啧啧

  什么,卖身!千兮懵了,晚上哥哥还要检查功课,这眼看天儿已近黄昏,于是,不由分说的挤开人群。

  “哎哎跑哪去啊,迎春姑娘还没带走了!”看热闹的人简直比当事人还要激动。

  “官人!”迎春也冲出人群,拦在了千兮身前,“官人若嫌弃奴家,奴家可以不跟这官人,可求官人赏脸喝了这杯酒,不然众目睽睽下,奴家只有一死了。”说罢竟是掩面哭泣。

  千兮赶时间,听了女子的话便接了酒杯一饮而尽,周围人都在叫好,却忽视了女子唇边一抹异样的笑意。

  “千兮,你怎么还在这儿?”有少年清脆的嗓音传来。

  千兮没喝过酒,这一杯喝完感觉晕乎乎的,回头见了来人,展颜一笑“阿炔,你怎么在这里?”

  阿炔正是上次千兮救的那个少年,在拂翌家养伤数天,和天天跑出宫玩的千兮成了朋友,此时是告别了拂翌准备去别处,正好碰到了早就说要回家的千兮。

  “幽州城里也待了有些时日了,我准备离开幽州,你怎么和这些人混在一起。”说罢皱了眉头拉了千兮出来。

  两人边走边讲,千兮想到要快点回去,便和阿炔约定了下次见面地点,匆匆赶回宫里,回宫自然不能随便回去,千兮到隐蔽的地方换了身侍卫装扮,摸了摸腰间挂着的乐林阁腰牌,心满意足的跨进了宫门。

  偷偷摸摸的一路跑回启銮殿,意外的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一大众人。

  “琉姐姐,落雨,晴纪你你们站在门外干什么?”

  琉莘上前道:“殿下,你闯大祸了,君上回来没找到你人,大发雷霆,公子被连累的跪了好些时辰了,眼下还没被叫起!”

  千兮大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父王在哪,哥哥在哪?”

  “在里面,都在里面。”落雨急道。

  这一下吓的可不轻,本来喝了酒晕乎乎的,现下也完全清醒了。

  “殿下!殿下!”琉莘见千兮不说话,连忙喊道。

  千兮回神,跨进了廊子,顾陌寒负手立在主殿外,青芫便跪在廊下,还未落下的太阳,落了满身。

  “父王父王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千兮行到顾陌寒面前,被顾陌寒严厉的眼神吓的话都打结。

  顾陌寒双眸寒凉,怒火显而易见:“为父若再不回来,你是不是要玩的夜不归宿了!”

  千兮跪下,看了眼廊下的身影道:“父王,一人做事一人担,是祈儿做错了,祈儿瞒了哥哥,父王让哥哥起来吧。”

  顾陌寒示意身后的云枫去叫青芫起来,转身进了屋内,千兮也忙跟上,进了屋子后,主动跪下。

  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天太热了,千兮觉的脸热的像发烧了一样,不紧对顾陌寒道:“父王,祈儿好热,能不能给祈儿喝杯凉水。”

  顾陌寒见孩子确实脸色通红,也没说什么,自斟取了杯茶递给孩子。

  千兮一口喝完,眼神开始迷离起来,嘴里还是喊热。

  顾陌寒觉出些不对劲,喊了声“祈儿,怎么了?”

  “热,爹爹,祈儿好热”千兮小脸越发通红,眼神涣散。

  顾陌寒蹲下摸了摸孩子的头,孩子顺势就往顾陌寒身上蹭去。

  顾陌寒面色铁青,唤了门外的侍卫道:“去叫徐琰过来!”

  恰这时有宫人高喊,“卓美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