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武神 第二十一章 地下通道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苏珩跳下床,拍拍手道:“青芫哥哥,可不可以让珩儿打,珩儿总是被爹爹打,还不曾打过人玩。”

  千兮一阵气闷,敢情打我是为了玩的,没想到青芫竟然道:“可以,重重的打,让他不听话,让他倔,认错了也不停手!”

  其实青芫是开玩笑吓吓孩子的,没想到孩子反响很大,大叫“放开我!放开我!”虽然因被绑在了床上而动弹不得,但动静颇大,连床都在震动。

  苏珩傻眼,青芫也楞了,当下一个帕子塞到孩子嘴里,然后便拿起戒尺试着抽了几下屁股,小孩子屁股堪堪起了一道粉红的印子。

  苏珩探头瞧了瞧,手指了那道印子道:“哥哥,这是不是太轻了?”

  青芫听后,使了全力,啪的一声果真一道红楞子,不过好像打的太重了,都泛了紫砂。

  这一下打的千兮呜呜直叫,苏珩凑到千兮耳边道:“小祈儿,哥哥是不是打太重了。”

  千兮连忙点后,然后青芫又道:“祈儿,哥哥给你把帕子拿下来,但你不许哭叫了,听见没!”

  千兮点头,然后帕子拿下来后果真乖乖的,一句话也没说。

  青芫看了一眼白净屁股上突兀的一道红楞,将戒尺威胁的放在小屁股上,问道:“还要倔?”

  孩子吸了吸鼻子,“祈儿也不是没有骨气之人!”

  青芫提起戒尺,不急不缓刚好五下,挨打的孩子只小声的shēn yin了几声,并无哭闹。

  苏珩坐到了千兮身旁,碰了碰他红润润的嘴唇:“别咬嘴唇了,到时候吃东西有你罪受的。”然后又将他遮住眼睛的短发往耳后拨了拨道:“听哥哥的话啊,和君上认认错,一切不都过去了,青芫哥哥也会不打你了。”

  千兮不吭声,他也想啊,可是若让爹爹知道那件事,会不会再也不喜欢自己,自己是很喜欢爹爹的,无论爹爹是打自己还是骂自己,都是自己喜欢的爹爹,爹爹给予的父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既然得到,自己再也不想失去。

  青芫见这孩子倔成这样了,难怪君上会生气,若不将这孩子打的服软,怕是要吃大苦头的。

  当下毫不留情,一时清脆的着肉声响遍屋内,苏珩看不下去了,绕着屋子走了几圈,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公子哥哥,行了吧,祈儿已经很疼了。”

  青芫罔若未闻,手下不断,转眼都是二十好几下了,小孩子在听到求情后也是忍不住了,开始小声哭泣,嘴里叫着爹爹。

  苏珩见青芫没个停手的迹象,突然将白玉折扇啪的一声打在左手上,担忧道:“哥哥,祈儿好歹是世子殿下,是君上的儿子,我们这么对他,君上会不会怪我们”

  “我是他哥哥,管他自是对的,君上何来怪罪之说。”又略略想了下道:“至于他若是怪我,便由他吧,反正青芫也是孤寂一人。”

  千兮自是听到了这话,带了哭腔道:“哥哥有祈儿,也不是孤寂一人。”

  青芫停了手,讪笑道:“这会不疼的喊君上了?”

  千兮顺势道:“哥哥别打了,祈儿都饿了,父王吩咐了不给饭吃的,哥哥让祈儿省省力气吧。”

  青芫气的又一戒尺抽上去,却是明显没先前那么重了,可还是让祈儿疼的一个哆嗦,嘟嘴道:“父王当真吩咐了不给饭吃的,哥哥想让祈儿饿死疼死啊!”

  青芫丢了戒尺恨恨道:“你当君上想罚你不许吃饭啊,你乖乖说了不就是了,到底什么事情你不能说?”

  苏珩也凑了过来,千兮央求道,:“能不能别这么绑着祈儿了,难受”

  青芫和苏珩动手解开了千兮身上的束缚,千兮艰难的动了动身子,“你们都不带伤药的啊!”

  青芜有点不好意思道:“哥哥出门急忘了,等下哥哥遣人送来。”

  苏珩还在等千兮说事情,见孩子扯开了话题,又道:“小祈儿,到底什么事你不能对君上说?”

  千兮沉默一会,仰头用红红的眼眸看了苏珩道:“珩哥哥,如果姑父知道你是个坏人还会喜欢你吗?”

  “我爹见我就像如临大敌,从来没觉得我是好人!”

  千兮又道:“如果是shā rén无数呢?”

  这回换苏珩沉默了,和青芫对视一眼后,青芫道:“那要看杀的是什么人,若是好人,便要严加管教,若是坏人,教训一番便也好了。”

  千兮垂眸,爹爹也会这么想吗,自己年纪小小便这样,爹爹当真不会有丝毫介意吗。

  青芫看出了些什么,安慰道:“祈儿自小流落民间,当然要有活命的本事,哪怕是士家贵族,谁人不也都是这样的,祈儿没必要觉得伤心,君上那么冷漠淡然之人,却也只是对你时才有别样的情绪,这不是爱你的表现是什么,祈儿这样有事却还瞒着君上,怎能不伤了君上的心。”

  三人聊了许久,直至午时,方才散了,千兮倚在暗红的方桌边角上,想喝口茶发现茶也没有了,被青芫和苏珩折腾了几下,肚子已是呱呱的叫了,摸了摸肚子,暗暗叹口气,又躺回床上去了。

  本来想睡着了便不觉饿的难受了,谁曾想却是饿的睡不着,翻来覆去几下后,竟是听到了铁门kāi suo的声音,以为是青芫遣人来送药的,倒也不甚在意,直到顾陌寒轻轻叫了声祈儿。

  千兮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结巴道:“父王祈儿饿饿的难受就躺会”随后又觉得丢脸“祈儿不不是难受就是就是想睡会儿。”

  顾陌寒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道:“起来,孤教你剑法。”

  “什么!父王”千兮震惊,又不给吃饭,还要练剑法,这不诚心折磨人么

  顾陌寒可不管孩子的,一把长剑丢给了孩子:“这是父王的佩剑,今天就是你的了。”

  千兮握了剑,只觉剑身沉重,幽寒古朴之气隐隐渗入指尖,如握了生命在手,承影剑,早就有所耳闻,如今见的,果真是上好宝剑。

  拿了剑起身:“父王把佩剑给了祈儿,父王用何剑?”

  顾陌寒看了拿剑的孩子一脸诚恳,方道:“对于父王来说,什么剑都是一样的,你却不一样,你还这把剑有助于你将剑招发挥的淋漓尽致。”

  小孩子点点头,自己以前用的剑不过就是把普通的剑罢了,实在无法与这剑相比,跟了顾陌寒来到禁室外的小片紫竹林里,正值午后,阳光透过缝隙落下或圆或扁的阴影,千兮跟在顾陌寒身后,看着光辉转移在顾陌寒暗青的云锦缎子衣袍上,晃的眼前人温暖若春,仿佛是期盼许久的温馨,使人心里都漾着甜蜜。

  二人来到一片空地上,顾陌寒抽出长剑对千兮说:“过来站这里,看好了,这一招叫云海玉弓缘,父王怎么做你便怎么做。”

  顾陌寒端的是好剑法,不论是步法,手法还是姿势,皆是轻盈似仙,看似没有剑招的空挡却又是杀伤力极强,越往后招式越凌厉,猛然间像换了个剑招,全然不似先前的飘飘然,但却也只是招式猛烈,步法依旧轻,这剑法既能伤其身也能伤其表,一招完毕,顾陌寒轻轻落地,身后的满天竹叶似还被强大的剑气阻挡,待顾陌寒站稳,才缓缓开始落地。

  千兮握着剑呆愣在了当场,被漫天竹叶飘的全身都是,顾陌寒蹙眉过来斥道:“怎么还不练!”

  千兮这才有反应,却是暗暗感叹,这样的步法和精湛的剑艺,自己何时才能学会,怕是仅这一招,自己就要学个半年吧。

  “继续练,手不要抖,步法要轻”

  “重来!手不要抖你听不见是吗!”

  顾陌寒拿着竹条,千兮错哪打哪,转眼间千兮就是新伤又添旧伤,手背处伤痕累累,拿剑都拿不稳了,一天没吃东西,现下更是觉得难受,步子倒是虚的轻飘,不过手却是抖的厉害,真是浑身上下没有哪一处是舒服的。

  嗖的一声,眼看竹条就要打上来,千兮一个后移,躲过了,躲是躲过了,却是累的跌倒在了地上,顾陌寒的竹条紧追而上,千兮拿胳膊挡了几下,实在疼不过,求道:“父王别打了”

  顾陌寒停手,语气严厉:“才练了不下十招,怎么手就是拿不稳!这剑很重吗?”

  千兮不好意思说是饿的,仰头喘气道:“父王,让祈儿歇会吧,实在是累极了”

  顾陌寒也坐到了孩子身边,熟悉的幽香袭来,千兮吓得连忙后退一步,顾陌寒蹙眉:“躲什么?为父又不是豺狼虎豹!”

  千兮一阵尴尬,含糊道:“祈儿以为父王要打祈儿呢”

  “你当父王日日都想打你!”最近顾陌寒火气莫名的大,千兮听了没敢吭声,却是下一秒就被顾陌寒拉了起来,“还歇什么!怕挨打就给为父练好了,七天内若还练不好,有你受的!”

  千兮不敢相信,“父王!七天也太少了吧,父王的剑招太难学了。”

  顾陌寒闻上手折了根颇为粗状的竹条,千兮也不敢废话了,赶紧开始练剑。

  一直练到傍晚,正是夕阳满天时,幽株过来看到的便是君上手把手的在教世子殿下练剑。

  “君上,有乌孙国使者求见。”

  顾陌寒收势,走到幽株面前道:“让御史大夫和丞相招待便可。”

  幽株拱手:“君上,他们带了两名绝色女子,说要献给君上。”

  顾陌寒神色冷肃,将剑入鞘,回头对千兮说道:“祈儿,孤有事,你继续练,晚上孤来检验成果。”

  千兮站定道了声是,便看到顾陌寒消失在竹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