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武神 第十二章 西山三鬼

小说:仙古武神 作者:浊世小书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23:12: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千兮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奢华的鲛绡五彩流离如梦如幻。

  “这是哪儿?”千兮费力想爬起来,却发现自己是趴着的,怪不得浑身酸软。

  “你醒呢!”

  陌生却又惊喜的声音让千兮纳闷,难道爹爹把我丢了,疑惑道:“你是谁?”

  那人一身轻纱碧绿广袖长袍,青锻束发,两缕乌发从耳际垂下,绑了同色的青锻,身上散发着清新的草香,见千兮看着自己,眉眼笑意渐浓“我是你哥哥。”

  “哥哥?”千兮突然想起他爹的姐姐长宣公主有一个儿子,“你是苏珩?”

  “不礼貌啊,叫哥哥!”苏珩手中折扇一收轻点了千兮的头。

  “祈儿醒啦。”端和太后嗓音温柔款款而来,“想吃些什么,哀家叫人送来。”

  “祖母,祈儿这是在哪里?”

  “在祖母这里,你宫里也没个可心的人伺候,祖母就把你带这里来了,珩儿是你姑姑的儿子,长你三岁。”端和太后坐在了苏珩刚刚坐的椅子上,拿帕子替千兮擦额头,“祈儿,你都昏睡一天一夜了,可把你父王急坏了,你也别怨你父王,打你心疼的也是他,你说哪有父亲不打儿子的啊,你看珩儿,你知道上次你回来他为什么没能来吗?”说着含笑的看了苏珩一眼。

  苏珩急道:“祖母,珩儿才见祈儿这个弟弟呢,让珩儿有些脸面好么。”

  “为什么没能来啊?”千兮仰起小脸,发丝纷垂落在枕头上。

  “呵呵,你哥哥偷懒跑出去玩,被你姑父抓了现行,带回来一顿好打,关在房间里吩咐任何人都不能进去看他,本来你姑姑想在你回来那天放他出来的,偏巧你姑父公务缠身,好几天后才回来,而唯一的钥匙也在你姑父身上。”

  “那姑父若是把钥匙丢了,哥哥岂不是永远出不来了。”千兮眉眼弯弯。

  “呵呵你这孩子”端和太后笑的珠翠叮当作响,苏珩一脸尴尬佯装生气道“小祈儿,我可是兄长,议论兄长可是不对的!”

  “祈儿是为哥哥着想,祈儿没有议论哥哥。”千兮眨着眼睛,一派天真无邪。

  “哦那祈儿还真是乖。”苏珩说着上手揪了一把千兮的脸。

  “祈儿,睡了许久可是想吃什么?”端和太后绞了帕子问道。

  说到吃,千兮可是两天未进食了,只在昏迷时被强喂了参汤,虽然饿的没力气却是没有什么胃口,“祈儿没胃口。”

  “那哀家叫人给你准备些清粥吧,哪能不吃啊”将洗脸盆递给身边的侍女,吩咐道“去厨房端些莲子粥来。”

  清香的莲子粥端来,千兮突然觉得一阵恶心,端和太后舀了一勺子递到千兮嘴边,柔声道:“来,张口。”

  闻到味道都不想吃,“祖母,祈儿吃不下了。”

  端和太后正欲说话,背后传来顾陌寒的声音“母后,让孤来喂。”顾陌寒刚好过来听到孩子说到最后一句话。

  “珩儿参见君上。”苏珩跪地行礼。

  “起来吧,珩儿以后不必行如此大礼,都是自家人。”顾陌寒接过了碗道。

  端了碗坐在床边,千兮没叫人,一扭头看也不看顾陌寒,顾陌寒也不计较,一勺子递到嘴边,“我不吃!”

  “你不吃!昨天不吃今天不吃,你是想用绝食来吓孤!”顾陌寒想到大夫昨天说的话,殿下脉象虚弱,一天未进食。

  猛的大声,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君上,孩子才刚醒来,你吓他做什么!”端和太后走过来作势要拿过碗。

  “母后,你喂他,他更本不会吃,他在和孤置气呢!”顾陌寒将勺子放进碗里,递给千兮“吃了!”

  千兮听的一阵气闷,明明是没人给自己送吃的,越发生气,扭了头不接碗。

  “顾映祈,你想怎么样,还想挨打!”顾陌寒重重放下碗,厉声喝道。

  千兮眼眸晶莹,倔强道“我不吃,你打死我好了!”

  “祈儿,怎么这么倔呀,乖,听你父王的话啊”端和太后摸了孩子的头道。

  “母后,您和珩儿先出去吧,孤和他谈谈。”

  “你别打他!”端和太后不放心。

  “母后,我就和他谈谈,打他做什么。”

  端和太后看了眼孩子道“祈儿,听话啊,好好和你父王说。”

  “祖母”千兮心里是希望太后留下的,谁知道顾陌寒会不会打他,小孩子嘴里倔强,心里却是极怕的。

  苏珩过来道“小祈儿,不要太倔啊,哥哥的经验”说完眨了眨眼。

  端和太后和苏珩走后,房间里陷入一片寂静,良久,顾陌寒打破沉静道:“你不吃饭是想干什么,气为父?”

  “祈儿不敢!”孩子闷闷的声音。

  “那把这吃了。”顾陌寒把碗递给孩子。

  “我说了不吃!”

  “啪”碗重重放在桌上,“你想怎么样!气死为父?”

  “我没有!是爹爹不让人给祈儿送饭,爹爹想饿死祈儿,祈儿就如爹爹的愿。”

  “孤不让人给你送饭,什么时候的事!”顾陌寒起身眼神直逼了孩子。

  “就是昨天,不是父王吩咐,谁回会这么做!”

  “有这回事,你说的是真的!”顾陌寒双眸有怒火燃烧。

  “父王不用不承认,饿着孩儿就饿着孩儿,孩儿也不敢埋怨。”千兮眼睛红红,泪水染湿眼睫。

  “为父没有吩咐人不给你送吃的,为父怎么可能下这样的命令,打你也不过为父一时气极,怎么还会不给你吃饭。”说着喊到“李福,你给孤进来!”

  李福进来给两人行了礼方才道“君上有什么吩咐”

  “你派去伺候殿下的都是什么人,给我全部换了!还有查出谁昨天当值。”

  “君上怎么”“快去!”顾陌寒一向做事不希望别人问原因,李福赶紧领命而去。

  “昨天的事为父会给你个交代,但今天你快给孤把这吃了”

  千兮知道自己可能冤枉了顾陌寒,心里也懊恼刚才说的话,可是现在自己的确是没有食欲,咬咬嘴唇“祈儿真的吃不下”

  顾陌寒一扬手,孩子吓得眼睛一闭,“说吧,你想吃什么?”顾陌寒叹气,扬起的手将孩子垂到眼前的头发撩到耳后。

  见顾陌寒并没有打下来,松了口气小心翼翼道:“父王,祈儿觉得直犯恶心,什么都吃不下。”说完又挪了挪身子,换个舒服的姿势。

  “犯恶心?孤找大夫来给你看看,但是你不能一点也不吃,少吃点,来”顾陌寒又端了碗舀了勺递到孩子嘴边。

  千兮忍下不适,张口吞下一勺,然后摇摇头道:“父王,祈儿疼,祈儿吃不下”话说完眼睛里又是泪珠滚落,炙热的泪珠沿着小脸直直滚落到顾陌寒拿着勺子的手上。

  顾陌寒放下碗摸了摸孩子还有淤青的脸蹙眉道:“祈儿,是为父不对,为父以后不打你脸了。”

  “孩儿在想在父王眼里孩儿就是shā rén无数的恶魔吗”孩子泣不成声。

  顾陌寒心痛不已“祈儿,爹爹是生气了才这样说的”

  “祈儿是有原因的他们不伤害祈儿祈儿是不会伤害他们的”孩子伸出手握了顾陌寒“爹爹相信祈儿”千兮哭的稀里哗啦,哽咽的不能自已。

  顾陌寒反手握住孩子,“祈儿,别这样,别哭了,爹爹相信你,相信你!”

  “呜那爹爹为什么下令要把祈儿打死呜祈儿要怕死了”

  顾陌寒哭笑不得“爹爹吓唬你的,爹爹就你一个儿子,打死了爹爹再去哪找儿子”

  “呜”千兮继续抱着他爹的手哭,顾陌寒另一只手摸了孩子的头道“你听话,爹爹以后就不打你了啊。”

  端和太后进来时,千兮已经沉沉睡去了,顾陌寒对端和太后笑笑“母后,祈儿就放您这养几天。”

  端和太后笑道:“哀家巴不得祈儿一直住哀家这儿了”然后又看了那一碗莲子粥道“祈儿怎么还没吃就睡了?”

  “呵小孩子脾气,孤安慰他许久这才哭睡着了,等他醒来叫徐琰过来给他看看,他说觉得恶心吃不下。”

  “担心孩子就不要打他这么重啊,真是,没个省心的”端和太后给孩子盖严了被子又道:“什么时候给祈儿行册封仪式,你也就这么一个儿子,按理说八岁就该册封了。”

  “孤打算等祈儿熟悉了环境多过几天,孤还在给他着合适的暗卫,到时候册封仪式各国使臣都要来,不安全。”

  “也是,不急,让孩子先缓口气,哎,多好的孩子,硬是让你打成这样”端和太后又埋怨起顾陌寒来。

  顾陌寒赶紧找了个借口道:“那个,母后,孤还有事,孤先走啦,祈儿就麻烦您了。”

  端和太后嗔怪道:“去吧,去吧,总是忙。”

  千兮这一觉睡到了下午,房间里静悄悄的,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栏洒落在五彩流离的鲛绡帷幔上,给整个房间镀了层暖金色的氤氲光辉,妃色珠帘外有两个模糊的人影,似在交谈什么。

  动了动身子,想起来看看,谁知道一阵剧痛袭来差点跌下床,哎呀一声,外面的人连忙进来,“祈儿,没事吧!快去叫太后和徐大人过来。”

  外面原来是青芫和一个十来岁的孩子,那孩子低着头看不清样子,听了青芫的话对千兮磕了个头赶紧跑了出去。

  “祈儿,是不是不舒服?”青芫担忧的问了千兮。

  “哥哥,祈儿就是疼”千兮皱着眉,忍疼的样子煞是可怜。

  “听祖母说你吃不下饭,君上派徐大人来给你看了,徐大人可是巫山神医,看过后就不疼了啊。”青芫哄弟弟像哄小孩子似的。

  正说话间,太后和徐琰过来了,这徐琰年纪也不过而立之年,却是声名远扬,更是这四海八荒广为人知的神医,更甚者相传他活了几百岁。

  “臣见过殿下见过光允公子。”徐琰进门就给千兮和青芜见了礼,青芫点了点头道:“徐大人,快给祈儿看看吧。”

  徐琰是第二次见千兮了,不过上次孩子可是昏睡不醒,徐琰暗叹这孩子的能力,小小的身体到底孕育了多大的力量,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如此钟灵毓秀的孩子,何况这孩子内息不弱,果然像君上那样厉害的人孩子也非常人能比。

  暗暗催动内力试探孩子,千兮感到异样,抬头看了徐琰一眼,徐琰也不是不懂察观色之人,立时撤了内力,拱手道:“殿下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有些虚弱,需要好好调养,至于君上说殿下吃不下饭乃是长时间未进食导致的,臣开几服药调养几天就好了。”

  太后听后点点头对身边的侍女吩咐道“快去给殿下煎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