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宸的目光落在了软软的身上,眼里是软软无论做什么决定,他都支持的坚定。

  苏软软语气平静的说道:“让他出来吧。”

  毕竟做了十多年的兄妹。

  顾衡被带出来的时候,韩冶抬起他那张坑坑洼洼的烂脸看向顾衡,一双眸子中看不出情绪,却给人一种蛇一样的冰凉和阴毒感。

  顾衡从里面走出来,直接被押进了另一个房间。

  苏软软跟着走进去。

  顾衡的落在苏软软的身上,唇角挽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妹妹。”

  苏软软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对于顾衡的这个称呼,她也并不排斥。

  她在他对面坐下。

  顾衡看着她继续说道:“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你一直是我一个人的妹妹。

  我本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过下去。

  父亲要派你回来对付苏家和顾宸的时候,我曾经反对过。

  因为我知道,你只要回来了,就会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而我也可能失去你。

  只是父亲的执念太深,他觉得如果我们自己出手,很容易就能让苏家和顾宸彻底倾覆。

  他不想让他们死得太容易了。

  杀人诛心,你是可以诛他们心的那把刀。”

  顾衡看向苏软软的眸光很平静,平静得像是在说一个跟他们都无关的故事。

  “父亲原本的计划是,让你覆灭苏家和顾宸之后,就恢复你的记忆,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悔恨之中。”

  苏软软听到这里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看向顾衡。

  所以她穿越回来之前的那一世,哥哥们和所有的亲人都惨死之后,她才查到她自己的身世,也是被韩冶控制的。

  “其实我已经想好了,等苏家和顾宸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就阻止父亲恢复你的记忆,然后带你离开。

  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租一片土地,开一个农场,就像当初你在清泉村做的那样,我们兄妹相依为命。”

  顾衡自顾自的说。

  苏软软也安安静静的听,这些事情,她现在听着都不会再触动情绪了,因为这些事情,都不会在发生。

  哥哥们、表哥们还有顾宸哥哥,所有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都好好活着。

  顾衡苦笑了一下,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比顾宸晚了三个小时在母亲的肚子里孕育,也只比他晚了一个小时从同一个人的肚子里来到这个世界上。

  谁能想到我和他的命运会如此千差万别。”

  苏软软原本想跟顾衡说,顾宸这些年也过得不轻松。

  但她没有说出来,不轻松和苦难是不一样的。

  她如果在顾衡面前说顾宸过得不轻松,无疑是对顾衡的一种刺激。

  虽然在她看来,顾衡当初从顾家出来的时候,其实拥有选择权,可以选择自己要过怎样的人生,是他自己选择了走这条路。

  而顾宸根本没得选。

  不过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做了十多年的兄妹,她也想给彼此留下最后一点温情,如果什么都拆穿了,那就太难看了。

  顾衡又苦笑了一下。

  随即,他的手伸进脖子里拽出了一枚玉佩。

  他将玉佩扯了下来,递给苏软软,说道:“妹妹,我没什么别的东西了。

  这是我从顾氏老宅拿出来的玉佩。

  这枚玉佩其实跟什么藏宝图无关,它里面藏着的是一只蛊,顾氏族长用来控制族人的母蛊。

  我现在把它给你,以后,你用它来做研究也好,将它彻底毁灭也好,都看你的心意了。”

  苏软软接过玉佩。

  顾衡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两分,笑道:“以后你和顾宸结婚的时候,哥哥不能亲自到场了,记得给哥哥倒杯酒。”

  这一刻,顾衡脸上那些散不去的阴郁仿佛一扫而空,只剩下一脸的坦然。

  “你先出去吧,我还想在这里坐一会儿。”

  苏软软起身之后,看着顾衡的眼睛,真诚的说道:“哥哥,谢谢你。那些年里对我的照顾。”

  那十多年在训练营里的生活,是顾衡带给她的,那是苦难。

  但从另一角度去想,那对她来说,也是成长。

  而且,那些年,顾衡确实在暗中护着她,否则,她会过得更加艰难。

  顾衡唇角挽起,朝她微微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