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文文这么说的时候,霍北衍没有反驳。

  他的注意力都在梁安安身上,手掌心的两颗糖果逐渐染上些温度,始终没有去拆包装。

  可是他的不表态在梁紫苏看来就是默认,看到这两个人这么亲密,她心里莫名有点不舒服。

  她是为什么要站在这里看他们秀恩爱,即便知道唐文文是故意的,她也不舒坦。

  要秀恩爱能不能别拿别人家孩子作秀?

  就在梁紫苏萌生把安安带走的想法时,梁安安忽然一本正经地抬起头来望着唐文文说了一句。

  “你生不出我这么可爱的。”

  又是甜甜糯糯的一句,加上了点傲娇的语气使得听起来更活泼了些。

  唐文文瞪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有一刹那的失态,大概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小女孩居然能说出这么“精辟”的话来。

  梁紫苏简直要笑死了,她赶紧捂住嘴巴,如果不捂着,怕笑声太大被听了去。

  她快笑死了,肩膀拼命抖着,完全压制不住笑意。

  虽然她知道梁安安在这方面天赋异禀,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刁钻。

  看到唐文文敢怒不敢,还得拼命讨好的样子,不行了,她的肚子好痛。

  只能说一句,安安干得漂亮!

  霍北衍先是有些惊讶,却是唇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

  这般伶牙俐齿。

  唐文文快被气死了,但还是耐着性子,皮笑肉不笑地试图为自己挽回一些颜面。

  “小孩子就是童无忌,不过有些话不能随便乱说的哦。”

  “可是安安得诚实,诚实的孩子才有人喜欢!”

  又是杀人诛心的一句,梁安安眨巴着她那双人畜无害的大眼睛时,任谁都不忍心对她说一个重字,唐文文的脸色眼看着快绷不住了。

  霍北衍则是看着梁安安,若有所思。

  梁紫苏决定还是得救个场,不然她会笑死在这里。

  她也不想梁安安在霍北衍面前晃太长时间,耽搁的时间太长了之后,就很容易暴露自己。

  想了想,梁紫苏为了不夜长梦多,赶紧悄悄地离开,走出一段距离,她给刘嫂打了电话,让她上来接走孩子。

  在刘嫂上来拯救世界前,安安不知道又说了什么,梁紫苏最后瞟一眼门内,唐文文脸都黑了。

  不过有霍北衍在,她也不怕唐文文对安安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就先下楼叫好车子等着。

  “不好意思,孩子不认识路乱跑,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

  刘嫂还是很有分寸,唐文文横了她一眼,气得不想说话。

  在离开前,梁安安却是把手里剩下的糖果塞给了霍北衍,认真地对他说道。

  “叔叔,这些是干净的,都给你。”

  给完就天真烂漫地笑起来,特别有礼貌地道别,而后跟着刘嫂离开。

  霍北衍轻轻揉搓了一下糖果的外包装,清脆的响声此时听起来竟有些悦耳。

  唐文文看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珍惜神情皱紧了眉头,她不信她会输给一个孩子。

  刘嫂很快就带着梁安安下来了,上车后一起回家。

  路上,梁安安趴在梁紫苏的大腿上,像趴趴熊一样亲昵地环抱着她。

  梁紫苏则是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孩子柔软的发丝,她的思绪在闪过的霓虹中发散,有些出神。

  不知怎么的,霍北衍和梁安安互动的画面一直印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霍北衍居然因为这么温情的一面,但这种事情,她以后需要注意避免了。

  不过今天她也不忍心说什么,毕竟梁安安是因为担心她才不管不顾跑来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还帮她出了一口恶气,梁紫苏想着就微微扬起嘴角,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

  真是天下第一的可爱。

  “妈妈,那个阿姨真的要和叔叔生孩子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梁安安突然问了这么一句,似乎有些困乏了,声音里有一丝朦胧的睡意。

  梁紫苏手上的动作一顿,只是轻声回道。

  “……”

  生孩子这种话题在孩子面前说,梁紫苏总觉得有点不太好,但是,她又不能表现太多,怕孩子多想,只能装作面色无常的说道:“不知道呢。”

  “他们生不出可爱的小宝宝来,我没说谎。”

  安安又是一脸的认真,说出了这句话,听了这句话,梁紫苏忍不住还是想笑。

  “知道你是诚实的孩子,没有说你撒谎。”

  “妈妈。”

  “嗯?”

  梁安安崛起小嘴想了想,思考得很认真,忽然坐起来,特别严肃而认真地盯着梁紫苏的眼睛说道。

  “妈妈你和叔叔一起生个孩子吧!”

  这句话让梁紫苏愣住,猝不及防得她一下不知道该做何回应。

  梁安安笑得眼睛弯弯似月牙,肉眼可见的笃信,看起来十分认真。

  “要是妈妈和叔叔,肯定能生出可爱的来!”

  “像我这么可爱,或者比我更可爱!”

  梁安安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像是在下重大的决定一般。

  听得梁紫苏却是咯噔了一下,她没有回答,

  没有回答,只是把安安揽进怀里,在孩子看不到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忧虑。

  但梁安安似乎很坚持,像复读机一样之凿凿只要是他们两个,就能生出可爱的宝宝。

  梁紫苏最后逗了她一会儿,才消停。

  “我们安安啊,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孩子。”

  她特意感叹一句,“噔愣”一声,手机忽然跳出一条待办事项的提醒。

  梁紫苏只是轻轻一扫,就知道是什么。

  是在提醒她明天去孕检。

  把手机收起来,梁紫苏抱着安安,为了让她舒服点,踮起一只脚卡在前面的椅背上。孩子就是孩子,睡意袭来很快就睡着了。

  她听着安安轻微而均匀的鼾声,心下触动,开始思考明天的事情。

  虽然霍北衍帮她公关了,现在的舆论对她来说比之前好很多,但难保明天孕检不会被发现。

  她不能冒险,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上,任何一点负面新闻,哪怕只是花边新闻,可能都会让今天艰苦卓绝的公关工作失去全部意义。

  她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有人兜底,所以必须自己做点准备。

  可是梁紫苏有些迷茫,应该怎么做才能万无一失地去孕检呢,那些娱乐记者难缠得很。

  但她不能不去,也不可能不去。

  微微蹙眉,梁紫苏再次把视线投向窗外,那些跳跃着的霓虹光就像那些对她虎视眈眈的人一样。

  她艰涩地闭上眼睛,为了掩人耳目,还是得找个人跟着。

  但是,这个人要找谁呢?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