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爹地妈咪又想离婚了 第79章 明显为难她

小说:报告爹地妈咪又想离婚了 作者:乔万万 更新时间:2020-11-22 05:00: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203号vip病房,梁紫苏刚刚推开门,发现霍北衍正坐在病床上,仿佛是在特意等她。

  之前护士说霍北衍的胳膊只是擦伤,没有伤到骨头,但是现在,他的手臂处却打着石膏,看起来比护士介绍的还要严重。

  “手臂伤的这么严重吗?”

  皱了皱眉头,梁紫苏给霍北衍倒了杯温水,递了过去。

  “汽车对胳膊的冲击不大,主要是当时这个胳膊在抱着你,医生说这条胳膊是压伤。”

  略微停顿,霍北衍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接着补充,“所以,我这条胳膊的伤势都是因为你,你要对我的这条胳膊负责。”

  “哦。”

  知道他在胡扯,不过梁紫苏懒得和他计较。

  “那说吧,你想怎么负责。”

  梁紫苏无所谓地回了一句。

  本来她来医院就是过来照顾霍北衍的,以为就是普通地照顾照顾,端茶倒水,削个苹果什么的。

  只是,在她说完之后,霍北衍唇角勾勒出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

  内心一颤,梁紫苏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要上厕所,你来扶我。”

  “啊?”

  果然,她的预感应验了。

  站在原地,梁紫苏咽了口唾沫,并没有行动。

  “如果你想一会给我换裤子,你可以再考虑考虑。”

  霍北衍唇角的笑意更盛。

  混蛋!

  梁紫苏咬牙切齿,瞪着他只想骂人。

  “你是胳膊受伤了,又不是摔了腿,自己不能解决吗?”

  委屈、愤怒、咬牙切齿,她的脸色一会黑一会红,表情十分精彩。

  “拜托,男人上厕所的方式和你又不一样,我的手都摔成这样的,你让我怎么自己解决?”

  本来梁紫苏就觉得很难为情了,被霍北衍这么一说,瞬间她又弄成了一个大红脸。

  一个男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如果不是看他因为自己才受伤,梁紫苏真想就这么夺门出去,把他一个人丢在这。

  “你还有10秒钟的考虑时间哦。”

  梁紫苏还在心里消化着这件事,霍北衍又开始催促,逼她接受。

  “十、九、八、七……”

  他报的每一个数字,梁紫苏都感觉像一把重锤,敲在她的心口。

  “三、二。”

  最后的“一”字还有没说出口,梁紫苏感觉自己的心态都已经崩了。

  “来来来!”

  把心一横,最后她重重的剁了一下脚,也不管霍北衍,率先向着卫生间走去。

  “咣当!”

  她有一股火窝在心里,现在只能拿这个门来撒气。

  “去吧。”

  没有好脸色地瞪了霍北衍一眼,她实在没有办法接受伺候一个男生上厕所。

  这都是什么事啊。

  “你可能还没明白,我不用你给我开门,我需要你陪我上厕所。”

  站在门前,霍北衍并没有进去,而是看着梁紫苏再次微笑开口。

  如果是平时,霍北衍能多笑笑,看起来还挺好的。

  但是现在,他的这个笑更像魔鬼,让梁紫苏只想攥着拳头,给他的脸来上一拳。

  “我不去!”

  梁紫苏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我也去不了。”

  霍北衍脸上仍然是平淡的笑容,看起来更加欠揍。

  “你!”

  紧紧攥着拳头,她都快要被霍北衍气死了。

  过了十几秒钟,她连着做了几个深呼吸才调节好自己的情绪。

  “走吧。”

  实在没办法了,梁紫苏只好跟着霍北衍一起进了卫生间。

  但是,进了卫生间后她还是很尴尬,不知道要怎么做。

  “如果你就这么直愣愣的等着我,那你喊你进来的目的是什么?偷看我上厕所吗?”

  句句戳心!

  梁紫苏刚刚平复好心情,在听到霍北衍的嘲笑后,瞬间又是一个大红脸。

  “是你非让我进来的,你说我要怎么做?”

  愤愤不平,梁紫苏看着霍北衍反问。

  从没有经历过这么尴尬的场景,所以,从跟着霍北衍进卫生间后,她的大脑就已经短路了。

  “脱裤子。”

  平淡的声音再次从霍北衍口中传来。

  听到这三个字,梁紫苏楞了一下,双手下意识的拽了一下自己的裤子。

  “脱裤子?”

  眉头紧皱,忍不住重复了一遍。

  她正准备骂霍北衍变态,只是她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对面的霍北衍接着又冲她翻了个白眼,脸上写满了嫌弃。

  “不帮我脱裤子,你让我怎么解决?”

  又是一个大乌龙,梁紫苏的脸本来就爆红,现在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此时此刻,她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真的是她一生当中最最最糗的时刻。

  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梁紫苏的心态还是崩溃的状态。

  她还没来得及做心理建设,霍北衍又接着开口。

  “我劝你动作最好快一点,我的感觉已经上来了。”

  我……

  量紫苏已经不知道要再说什么了。

  咬了咬牙,凭借着她最后残存的一点信念,她终于把手放在了霍北衍的裤子上,慢慢往下褪去。

  手已经忍不住在颤抖,梁紫苏紧紧闭着眼,将头扭向了反方向。

  “别装了,又不是没见过,你往我身上扑的时候我看你还挺主动的。”

  她正帮霍北衍脱着裤子,霍北衍接着又开始用语刺激她。

  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与故意嘲讽,梁紫苏都要被气疯了。

  “你自己爱干嘛干嘛吧!”

  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帮他脱了一半,梁紫苏又松开手,夺门而出。

  她已经决定,不再管霍北衍了,爱咋咋地。

  病房内,梁紫苏走出卫生间,连着喝了两大杯水才让自己恢复了平静。

  又过了半分钟,她听到一声冲水马桶的声音,接着霍北衍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你这不是自己可以解决吗?”

  知道自己被霍北衍忽悠了,梁紫苏怒气冲冲质问。

  “这个问题不应该由你来问吧?说着照顾我,连最基本的上厕所需求都照顾不了,你还能干嘛?”

  这个反问,听起来似乎还有那么点道理。

  但是放在具体的环境下,就知道霍北衍就是在故意为难她。

  “照顾病人不是所有事情都要照顾,如果你有生理需求,想要让我解决,我也要帮你喽?”

  见霍北衍这一副胡搅蛮缠的态度,梁紫苏更生气了,十分严肃地和他对质。__100